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大团结

章节目录 第 416 部分阅读

    种欲望魅力的男人。」宝莲大口、大口地喝着酒,深深叹一口气,说着。

    「宝莲,以後你不在,我会非常寂寞的!」我期待着宝莲的回应。

    宝莲羞怯地红着了脸,不知是酒精、还是体内的欲火做怪。她整个人愣呆呆地,似乎在想着些什麽,却又露出陶醉的眼神一直凝视我。我看着宝莲的眼神,心想她的花芯已经湿了吧!我自己的ròu棒,则在内裤里马蚤痒、并缓缓地葧起。

    「来…吃饱了,到外面走走罢。」宝莲突然乾了杯里的酒,说道。

    ======================================================第叁话

    离开了那间小西餐厅时,我和宝莲手牵手走在夜晚的冷清街道上。她的手汗湿着,走路有点摇晃,是喝了半瓶多香槟的关系吗?还是花芯湿润得站不稳脚?

    走了五分钟左右,来到了一个小公园。这里有滑梯和秋千等,是情侣散步休闲的最佳场所。

    「我好像是有点喝醉了…」走进公园,宝莲看到空凳子,立刻坐了下去,说道。

    我也并肩坐下。两个人仍旧牵着手。

    「宝莲,我一直在注意你,你真是有女性的魅力,我真不敢想像在没有你的世界里会是如何的?」

    「嗯?你真的那麽喜欢我吗?」

    我没说话,以接吻回答了我的心意。

    我把舌头伸入宝莲的嘴里,寻找她的舌尖。宝莲的舌头也积极的回应着。我把宝莲紧紧搂抱在怀里,更为疯狂地继续热吻。宝莲的身体,柔软得好像溶化在我的怀里了。

    「即然这样喜欢我,就跟我干爱吧!」宝莲的嘴离开後,竟吐出这一句令我惊讶话来。

    没有预期的话,使得我不知所措。我低下头愣看着宝莲,在查看她脸蛋上所刻划的真意。宝莲的毅然眼神,表示着她刚才说的话是真的。

    我没想到她居然会主动地表示,急忙向四周瞄望着,从树木之间,看到了近处一间宾馆的霓虹招牌,正闪烁地向我招着手。嗯,必须得趁宝莲未改变主意之前,赶紧行动。

    我不发一言,牵着宝莲的手便向宾馆走去…

    ======================================================第四话

    宾馆附近的行人已稀少。

    我拉宝莲的手进入宾馆。她在门口显示紧张的样子,但没有拒绝。我拿到钥匙後,便和她一块儿搭电梯去房间。

    「阿庆,你…好像很熟练的样子,一点都不紧张。我…我总觉得…咱们好像是在做坏事啊!」

    进入了房间後,宝莲竟然有点的疑惑。可能是她在婚前和其他的男人来这种地方,所产生的罪恶感吧?

    「我们来这里是因为作爱,不是为了做坏事…」

    「这…不是做坏事吗?」

    「作爱即是「做好事」,怎麽说是做坏事呢?」我胡闹地说着,设法消除宝莲心中的罪恶意识。

    还是别再拖拉下去。我快步地走去抱住了宝莲,一面吻她、一面拉上她的T恤,并同时把她的|乳|罩也脱去。宝莲的上半身赤裸了,丰满的奶奶硬挺着,rǔ头向上翘立起。

    「好美、好美的|乳|房啊!」我赞美着,并轻轻的用嘴夹住rǔ头。

    「啊…啊…啊…」宝莲的膝盖颤抖一下。

    「宝莲…你很敏感…」我说着,便把宝莲的身体推倒在床上,迅速撩起她的小裙子,猛然地脱下她的白色叁角裤。

    我继续亲吻|乳|房和rǔ头。

    「嗯…嗯嗯…我…我的rǔ头和下体好像连着一条线,rǔ头被吸吮时,下面就好像触电一般…」宝莲发出哼声的同时,扭动起屁股。

    「让我看一看。」

    我的手摸到花芯时,那儿早溢出大量蜜汁,同时亦摸到硬挺的肉芽。

    「啊…啊…啊啊…」

    宝莲的身体颤抖,仰起头,露出雪白的喉头。她的呼吸有点凌乱。我巧妙地把宝莲推倒在圆床上,然後奋力地分开她的双腿,把整颗头给推入其间。

    溢出的蜜汁,湿润了大腿根,从那里散发出女人的味道。我毅然陶地醉在这女人香里头,用灵巧的舌头舔戏着花芯。

    宝莲连连大声浪叫着,屁股并上下颤抖。

    我继续温柔地、仔细地,舔着宝莲的花芯,没有急着与她结合。我要让她急、要让她几乎乎达到性高嘲的边缘时,才跟她忘我地狂欢,一定要让她爽到求饶。想到这儿,我不禁地露出得意的笑容。

    「啊…嗯嗯嗯…」宝莲呻吟着,大腿痉挛、不断地溢出蜜汁。

    我发出「嗽嗽」声,吸吮着蜜汁,还时不时地用嘴唇夹住肉芽,舌尖轻轻摩擦肉芽顶。

    「啊…阿庆,快…快给我…我受不了了…」宝莲不断摇着头,喃喃自语地哀求着。

    她似乎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见她的肚子不停地起伏,双手紧抓床沿边的床单。

    「宝莲,我…我爱你,好爱你啊!」

    在说着的同时,我感觉到宝莲的花心有着节奏的收缩,不停地扭动屁股并向我脸部推进,紧紧地以她的yīn唇贴压着我的嘴唇,全身痉挛。

    是时候了,我瞧宝莲不停地晃扭动屁股地要求,这才以正常姿势,把身躯推入其双腿之间。宝莲就如狂兽般地双腿紧凑包夹我的腰,屁股从下面向上猛烈挺起。她的花芯里又热又湿,形成容易抽锸的状态。

    「痛,好痛…」宝莲轻呼了一声。

    宝莲的yīn道紧宰得就跟C女一样,对於我的进入,随然已有充份yín水滋润,仍显得紧窄。

    我开始缓缓的抽锸;轻轻的後退,慢慢的前进,一直到顶压到花心,屁股旋转後才又开始後退。这样几次後,宝莲的呼吸更为急促。花芯不停地猛烈收缩,阴壁完完全全地紧含夹着ròu棒。

    「嗯?还是第一次就这样,我将来会变成什麽样子呢…」宝莲一边自言着、一边拼命抬起屁股奋顶。

    听到她说这是头一回,我此时更为疯狂,激昂昂地连连轰炸着宝莲的岤洞。十数分钟後,宝莲的保险丝终於断了,达到了性高嘲。她的滛液一波随着一波地涌出,同时双手紧抓我的後背,指尖几乎都陷入我的肉里了…

    「啊!我…我的身体要…飘起来了…快…把我压住…」宝莲的双眼反白,嘴中浪喊叫着。

    宝莲越抱越紧,随着花芯猛烈收缩的阵阵快感,我也忍不住地颤了一个冷抖,扣动板机,热衷的浓白jīng液喷射入她的花心里头。宝莲全身如触电似地颤抖、痉挛。

    待我射完精後,宝莲的花芯仍然不肯放出ròu棒。我只好压在宝莲的身上,等待花芯逐渐地松弛…

    松弛是突然来临,ròu棒从花芯里被推滑溜了出来。我跟着从她的身上下来,抽出置於枕边的卫生纸。

    「那就是性高嘲吗?」宝莲一面喘息,一面懒洋洋地平躺着。

    「是呀,那就是女人最大的喜悦。」我一边说、一边用卫坐纸擦拭宝莲的花芯,并故意用卫生纸轻碰那粒胀的yīn蒂。

    「嗯!不要…你好坏啊!」宝莲的身体颤抖一下,急忙夹紧双腿。

    「很痒吗?这就是达到性高嘲的证明了。」

    宝莲羞红着脸不言,嘴嘟嘟地凝视着我。

    「宝莲,你…不是说这是你的第一次吗?那…为何没落红呢?」我拿起另外一张卫生纸擦拭花瓣,问着。

    「嗯!怎麽,你以为我骗你吗?你坏极了!」宝莲有些赌气地说。

    「不,不…我只不过是觉得奇怪罢了。别生气,我自掴以谢罪」我重重地打了自己两个耳光。

    宝莲急忙起身过来,抚摸我那掴得红热的脸。

    「别这样嘛!人家又没真的怪你。老实说,我…我从小就有手滛的习惯,只要能塞入…我那儿…的动西,都会拿来试试,想必…C女膜早就弄破了啦…」宝莲微声地缓缓说出。

    「噢?嘻嘻…看你纯纯地,没想到这麽坏啊…」我以指尖压着她的鼻子,取笑她说着。

    「嗯!人家不来了,我就知道你会笑我,你才真坏呢!」宝莲紧紧搂抱住我,温馨地嗲声埋怨着。

    「哈哈,怎麽?你还想来啊!」我又抓着了她的话病。

    「嗯!你啊,真可恶…」

    宝莲猛然地捶打着我的胸口,但我一点都不觉得疼,反而给了我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接着,宝莲竟然主动地把嘴舌给递了过来,热吻着我,并把我推躺在床上。

    「阿庆,你…是第一个让我知道女人快感的人,我这一生…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我请求你…再跟我干一次,我要好好地再体会它…」

    ======================================================第五话

    我摸着宝莲的大腿和屁股,她则缓缓地揉搓我那因为射了精而萎缩的ròu棒。没过一会儿,我的老二便又毅然葧起,似乎还比前先的更为挺硬、更为地膨胀,浅紫色的guī头在宝莲的小嫩手里直颤动。

    我轻轻地搂着她。宝莲的双峰骄傲地上挺着,峰顶两颗rǔ头立在粉红色的|乳|晕上,紧紧贴着我的胸膛。

    我奋力地用双手托起了宝莲的大|乳|房,拇指按压着硬立的rǔ头,两团嫩肉往中间挤,中央一道|乳|沟深深地显现着。我看着宝莲那道深深的|乳|沟,整个人还未干就已爽呆了,一头就埋进双峰间。

    宝莲的手亦往後腰一挺,胸脯更为庞大突起。我看着宝莲,一股热血直往下冲,不由得张开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来…宝莲,就像我这样做,用自己的手掌把你的胸脯托起…」我一边引导、吩咐着宝莲,一边蹲跪到她的胸前。

    我喉咙发出了一声闷哼声,以手握着一条长长的yīn茎,往那|乳|沟间穿插去。宝莲配合地托挺着她那双巨|乳|,用力地以它们压缩我的老二,并摇晃摆动着上身。我就直乐在其中,忘怀地与她|乳|交。

    我在那大奶奶之间疯狂地激荡抽送着,没一片刻竟然就兴奋得第二度shè精了,浓液直喷到宝莲的嫩艳脸上和香|乳|上。我为自己这麽快就了精感到有些的惊诧。可能是宝莲那白析析的木瓜奶,令我激汤出强烈的快感吧!

    我的ròu棒终於离开了那丰腴|乳|房,但并未完全地软化下来。我要宝莲用她的红唇大嘴给我含着、并吸吮,为我舔弄乾净它。

    「宝莲,你的奶奶好爽、好厉害啊!」我一面抹擦去宝莲丰满|乳|房,和脸蛋上的滛秽jīng液、一面温馨地说着。

    含吸了没一会儿,ròu棒又膨胀葧起,宝莲眼对眼瞪着我,慢慢地把它给吐了出来。然後,只见她双手张开,作了一个360度的转圈,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地提起。映入眼中的是,雪白修长的大腿,黑忽忽的一片,整个诱惑美丽的大yīn唇就对着我。

    我差点没晕倒,好似一股血直冲向脑袋,轰的一声,我直冲向宝莲,趴在她的身旁,yīn茎靠着宝莲的左腿,两手朝宝莲的yīn户伸过去,用手指分开了她的大yīn唇;在小yīn唇掩盖下,一片粉红色,我一头就埋了进去。

    「哦……」宝莲长长的鸣了一声。

    我伸长了舌头,努力的往yīn道深处伸进去,鼻子贴在阴核上,每一下碰触都引起宝莲一阵抖。也不过几下子,一股股yín水便自她yīn道直流而出。我一口口的吞下,少女的yīn户是芳香的,连带流出的yín水也带着一股芳香。

    我猛吸一阵,直吸得宝莲双腿一抖,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嘲。少女未经耕耘的秘处,那受得了我舌头狂吸!宝莲虽有过先前的一次经验,那必竟是突来、短暂的。然而,此次在我一阵狂吸下,yīn道阵阵地收缩,股股yín水汨汨流出。

    我全数吞下,再用力的将舌头由下往上戏舔着,这才将头离开宝莲的yīn户。我双手握着宝莲润圆的屁股旁,扶着yīn茎,以guī头找到了yīn道入口,腰际一用力、yīn茎已挤进那湿润的岤洞里。

    我一将guī头挤进宝莲xiāo岤中,就被那yīn道的滑爽肉壁紧紧包含着,这种舒服的感觉,真把我弄的爽上了九重天。我腰际再一用力,宝莲又叫了起来。

    「天杀的,好痛呀!不…别停,别慢下来,就…就干死我吗吧!啊…

    啊…啊啊啊…慢…慢…不不…快…快…嗯…嗯…不管了…插吧…舒服的感觉真好…哦…哦哦哦…」

    宝莲双手撑在床铺上,眼泪直流,又喊疼、又呼爽,弄的我愈加的兴奋起来,并狂飙地猛干插着,全根末尽,似乎想戳穿她的荫部。

    「哦…啊…啊啊…」宝莲又尖叫了几声。

    「痛吗!」我关心问了一声。

    「嗯…没…没关系…不太痛…你…动动吧…快…快…哦…哦哦…」

    我如奉乐圣旨,屁股一抬,在宝莲紧窄yīn道的包裹中,我的肉肠艰难的逼出挤入,yīn茎急速地抽锸,冲劲倍加。每一下的出入,必引起宝莲一阵阵鬼叫。

    「好…好舒服…好阿庆…我…你插得…我…好…好爽啊…哦哦…」

    「我也很爽…你的…yīn道…好紧…紧得…我…好舒服…」我闭起双眼回应道。

    「我…嗯…嗯…你…用力…再用力…我…又要来了…」

    宝莲一边哭喊着、涛涛的滛荡热浪,一边居然有如尿尿般地,喷而出,湿满了整张的床。

    「宝莲…宝莲…我也…忍不住了…要射了…」我说着,连忙把宝莲给反了身,直接地趴抱着她,G情晃动地戳插着。

    突然,一阵酸麻传进我心里,把精门一开,串串滚烫的阳精,射进宝莲yīn道深处。宝莲紧紧地抱着我,也在我急射中,yīn道再度收缩,高嘲再度来临。

    我们两人相互紧抱着,我趴在宝莲身上,一动也不动,随着时间的过去,yīn茎逐渐变软,才依依不舍地脱滑出宝莲的阴岤。

    看着|乳|白色合者yín水的jīng液,慢慢自宝莲那粉红色的yīn道流出,我激动地瞄向宝莲,并一边亲吻她那流下的泪水,一边双手放在宝莲|乳|峰上抚揉着…

    「宝莲…答应我!明天、後天、再大後天,我都要你再和我干爱,一直到你离去为此。」我带点恳求地说着。

    「我也很想,可是…」宝莲忧郁地斜着眼看了看我,又哭了起来。

    往翻过身,亲了一下宝莲的面颊,然後把嘴又紧贴在她的嫩唇上,轰轰烈烈地狂吻起来。我决定要在宝莲远嫁去美国之前,尽量开发她的X欲和热爱,让她了解女性真正获得的幸福和快感…

    ****

    正文 阿庆滛传之我的仙蒂姐姐

    ——第一话

    这天,放学回到家里时,突然听到左邻的陈家好像特别地热闹,於是便好奇地把头伸过篱笆去瞧了一瞧,惊见仙蒂姐姐竟然正在里边跟她的家人大声地笑谈着。

    喔!原来是仙蒂姐姐回来了,我心里头不禁愉快起来。仙蒂到美国去已经有四年了,盼望了这许久,现在终于又可以见面了。

    想到我与仙蒂姐姐的关系,那可得从我小时候开始说起。自从陈家在我七岁时搬到这儿来,印像中老喜欢往他们家里跑去。由於我父亲一早就去世了,而自己又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母亲总是为公事忙得常常不在家。自那时起,陈家的叁个孩子们便成了我的好友伴,与他们玩得很开心,尤其是仙蒂姐姐,因为玩乐的点子多是由她想出来的。

    仙蒂是陈家的老大,搬来的那一年是十四岁。其次是和我同年七岁的浩国,然後就是叁岁的小不点儿佩蒂。

    小时候老喜欢在陈家的花园里玩得污泥满身,慈祥的陈家妈妈总是捉我去洗澡,清洁以後才肯放我回家。而大多数都是由仙蒂姐姐为我冲洗的,她还常常自己也一边的把衣服脱了一起洗。每次回想起,还真是觉的小时候好幸福,可以时不时地看到仙蒂美丽的胴体。

    虽然到我九岁时,仙蒂姐姐就再也没为我洗澡,然而至今我还清楚记得她身上每一寸润滑的白析析肌肤,而且是越想越兴奋,每一回次忆想起来,都不禁悄悄地手滛起来…

    ======================================================第二话

    仙蒂姐姐虽然大我整整七岁,但感觉上却与我差不了多少。不论是想的、玩的,都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记得在我十岁那一年,年终考刚过,母亲临时因为公事需要出国一个星期,却又在短时间内找不到人来看家和照顾我。热心的陈妈妈便叫她别担心,并说会吩咐仙蒂暂时照顾几天。

    白天时,我都是会待在陈家,直到在那儿用过了晚饭後才会由仙蒂姐姐陪我回过去,一边看租来的录影带、一边聊天,并批评着电影的优劣。这几天来我们都是乐在看电影剧的其中。

    一直到了周末夜,也即是母亲回来的前一晚,仙蒂姐又租了两部电影带,是刘德华演出的「雷洛传」上、下集。看完了第一部,真是精彩万分,迫不及待地换上了第二部,等着看下集。然而,电视上显示的却是西片,似乎是一部关於美国校园闹剧。

    「啊哟…这家烂店!怎麽老是乱把录影带错放在盒子里?这已经是第五、六次了啦!上两个星期租看了一部喜剧,结果放在里头的却是恐怖鬼戏。阿庆,你瞧着…明天我一定要去向老板投诉…」仙蒂姐一边看着、一边不由自主的嘟起嘴,埋怨了起来。

    但既然都已经播放着了,我们便只好继续地看下去。其实,此戏还挺爆笑的,是说几个乱七八糟的美国叁流大学的色男生,每天不念书,只设法偷窥女生们,并诱惑和她们做嗳。

    此片有不少的裸露镜头,那些西方女孩的美|乳|还真是巨大啊!我在此之前,也常在家偷偷看过跟同学们借来的A片,但此时看到她们作爱的情节,虽然只是微裸露胸部和美臀,我整个人却也有点热了起来,想必是因为仙蒂姐仙蒂姐在旁的因故吧!

    令我惊诧的是,仙蒂姐姐竟然也睁大着眼,静静地继续观看着,完全没有停止录像机的意思。想必她认为我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而她自己也未曾有机会看这一类未经剪接的电影,於是便好奇地看下去…

    我一边看着电视影幕、一边窥瞄着仙蒂姐姐的羞红脸蛋,隐约还似乎看到她悄悄地隔着衣裙,抚压着自己的下部。这更加地令我兴奋得悄然葧起,连看戏的心情也没了,眼珠老凝钉着仙蒂姐不放。

    好不容易挨到了剧终,都已经是午夜一点多了…

    「仙蒂姐,妈妈明天就回来了。今晚是你在这儿的最後一夜,更况且你也就将要到国外去念书,我们不如整晚就别睡了。来…咱们多聊一聊嘛!或…来玩一些游戏吧!」我哀求着正准备要就寝的仙蒂。

    「嗯,也好!反正我也不知为何今晚老觉得热闷闷地,一点睡意也没有,就陪你疯一疯吧!」她皱着眉头笑说着。

    嘻嘻,看来是刚才那电影弄得她滛心荡漾,兴热得睡不着吧!

    我们就各自躺在沙发上,开始聊起天来,什麽都谈;从过去的点滴趣事,到将来的梦想。仙蒂姐姐更是涛涛不停地,说出她到美国时所要做的事情。聊着、聊着,都已经是半夜叁点半了…

    「仙蒂姐,不如我们来玩一玩扑克牌。」我突然跳起来说道。

    「怎麽,阿庆?你这小冬瓜想跟我比扑克牌!哈,看我不把你给输到脱裤子。嘻嘻…」仙蒂姐姐开口笑说着。

    「啊呀!既然你这麽有自信就放马过来吧!但是玩牌不赌点什麽,又好像提不起劲来。不如咱们就模仿刚才那戏内的学生们所玩的扑克游戏,输了就规定要脱一件衣服。」我调皮地建议着。

    仙蒂有点儿迟疑,并皱着眉头白着眼…

    「嘻嘻…我看那就算了啦!不如你就跪下来,向我叩个响头,认输并叫一声主人就行了!」我笑嘻嘻地,故意气着她说道。

    禁不起我再叁的挑拨,仙蒂姐总算答应了,但说好只是脱到剩内衣裤为止,再输一局就算是输了。我想想也行啦!反正能看到仙蒂姐姐这样的美人儿,在我近身穿着内衣裤的模样,就已经是够兴奋的了。

    玩了约一个多小时,双方竟然各自有输有嬴,脱了又穿回、穿了又脱下,僵持了好一阵子。不过接着我就连输了好几回合,脱得就只剩下一条内裤。

    「哈!阿庆小弟弟,如果你再输这一把,就要跪下来,在我面前叩个响头了…」仙蒂姐冷视着我,暗笑说着。

    我感到很不是滋味。便咱停了一下,到厕所去小了个便,再洗把脸。

    回到来後边继续地玩,竟然让我连胜叁盘,又把衣裤都穿回了。

    「仙蒂姐啊!今天真邪门咧…咱们这样继续下去,可能到了中午都还是分不出胜负。天都快亮了,不如我们输了就只能脱,嬴了不许再穿回去,你说如何?」我有些不耐烦地把心一横,问着。

    「嗯…那更好!如果早这样,你就已经输了!」仙蒂也赞成,并充满了自信地说着。

    果然没几回合,我俩便已经各输得只剩下了内衣裤,接下来就是最紧要的关头了!无论是谁输了这一把,就得向对方叩头认输了…

    「呀呼!是同花顺咧…哈!看你这次还不输给我?」仙蒂姐突然翻开手中的牌,欢腾地呼喊道。

    我没想到居然真的输了。然而,要我向女生下跪叩头是决办不到的!

    我心一狠,在仙蒂姐姐面前站立了起来,当着她的面,毅然地把内裤给拉了下来…

    「哪!既然我输了,就脱下内裤让你看个够吧!要我跪下向你叩头是不可能的事!」我大声有气地对她说着。

    仙蒂被我这突而其来的异态给惊诧着了。她眼珠不动地直凝视着我那早已经突挺的东西,并好奇地打转着。我看在眼里,令我的ròu棒更为兴奋地颤动着。

    「哇!你…你的那话儿…怎变得如此?以…以前为你洗澡的时候,还是蛮小、又可爱地呀!现在好像只大蟒蛇,好恐怖啊!」仙蒂姐双眼发愣,结结巴巴惊讶地问出。

    「有什麽好恐惧?来…用你的手来摸一摸它!它可是即温热、又滑爽咧!」我一边说着、一边出奇不意地拉过她的手来抚动我老二。

    仙蒂姐一触碰到我赤热的大ròu棒,吓得立即缩回了腻手,并紧咬着红唇,羞答答地、又有点儿滛荡荡地呆望着我。

    「嗯…仙蒂姐,我都拿给你看了,你也把奶奶让我看看嘛!」接着我便迫使仙蒂姐姐也让我瞧她的双峰。

    仙蒂姐姐当然是害羞啦!我看她那羞耻的怜悯模样,更是想她脱去。

    就使出摔角中的一招「擒拿」,硬把我的右手掌伸入她的内衣里…

    一触摸到仙蒂姐姐的胸部,那种柔软的感觉,还真不是用讲的就可以形容我当时的刺激感。仙蒂姐姐的nǎi子足足有叁十五寸耶!她的rǔ头是那种带着粉红的性感,又有点沾指的触感,真是越摸越爽啊!

    「嘿嘿…仙蒂姐姐,就脱光了吧!反正这里只有我俩在…」我一边揉弄着她的胸脯、一边耸恿着她把内裤也脱去。

    只是仙蒂姐姐仍是害羞,死命的用手护拉着自己的内裤,说什麽那里很丑、很难看,要不别看!

    我一边挣扎着、一边可怜惜惜的哀求说只让我看一下就好。仙蒂姐姐见我如此坚持,也就勉为其难的脱了一下,我立即跪倒在那里猛瞧。

    但只有一、两分钟的片刻,蒂姐便又拉了回去,并突然地跑回房里,关起了门,任我如何地叫她也不再回应。

    我终究还是看到了仙蒂姐的那里,只有稀疏的幼毛,不清楚是否她剃过,或是天生就如此。她那极为美丽的阴缝,似乎还未被迫开过,完美得有如天庭上的粉红蟠桃。

    虽然仙蒂姐过後再也没有步出她的房门,但我仍然是兴奋着,并一知回味着刚才的情景,猛然地自个儿锁在房里头,躺在床上手滛了好几次,直到昏昏地沉睡去…

    当天醒来时,竟然已经是中午了,母亲也已经回到家里,并正在准备午饭。仙蒂姐姐并不在,妈妈说她已经回到隔壁家去了。

    过後的几天里,我虽然刻意地过去仙蒂的家里,但她老是借故地躲避我,不然就是外出,说是去逛购出国留学用的必需品。之後,我还没有什麽机会对仙蒂姐姐说些什麽,她就出国了…

    ======================================================第叁话

    这几年来,仙蒂姐姐都没有回过来,我也逐渐地对她淡忘,只从她弟弟浩国那里听说姐姐在美国的学业不错,并在那儿半工半读,不必家里人太劳心。

    仙蒂姐这一次荣誉归回,我感到非常地兴奋,往年的一切似乎又重现於我眼前。她的美|乳|、她的幼毛、她的粉红嫩岤,都呈现我脑海里。

    想着、想着,思绪突然被铁门声给打断。竟然惊见仙蒂姐姐就站在门前看着我。多年没见,仙蒂姐姐变好多喔;变的更为漂亮、更为成熟性感了。不但如此,身材也非当初所能比较!

    仙蒂姐姐一看到我,竟然高兴地奔跑了过来抱住我。哗!那种柔软的充实感觉真不是盖的,几乎还感觉到仙蒂姐姐胸部发出来的热能,呆愣在她怀里享受着那温馨,并凝视着她。

    「小鬼头,你呆看什麽啊?好几年不见,你又高了、还变帅了喔!你今年多大啦?有十叁了吧?」仙蒂姐姐轻轻的笑说着。

    「我已经十四了耶!仙蒂姐姐你也变得更漂亮、变得更为成熟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对仙蒂姐姐说。

    仙蒂姐姐一听,脸都红了,更是可爱透了。

    「我刚回来,就特地过来给你这个礼物,是我从美国为你精选的啊!

    这儿是买不到的,你肯定会喜欢!哪,这是买给你妈妈的,得拿好了啊!我先回过去,迟些时候再来和你叙叙旧…」仙蒂姐说完便一遛烟似地跑回自己家去。

    那天之後,我一连几天都没再见到仙蒂姐。听浩国说,他的姐姐这几天来都外出忙着应征工作的事。看来仙蒂姐姐还是跟以前一样地富有责任感。

    就在仙蒂姐回到来的第四个夜晚,我正和几位球友在附近的蓝球场玩着,突然下起了豪雨,於是我便只好快步奔跑回去。

    到了家的大门口,我惊诧地见到仙蒂姐竟然呆站在她家外的大门屋檐下,身子几乎都被雨水给淋透了。

    「仙蒂姐姐,雨下得如此地大,你怎地愣在这儿啊?」我跑了过去,不解地问她道。

    「哎哟!本来约了两个旧同学一块儿用晚餐,但临时却又取消了。刚才赶着出门时遗忘了家门的钥匙,想不到如今冒着雨赶了回来却没门进,忘了他们今晚外出看戏,要在迟些时候才会回来咧…」仙蒂自怨地叹道。

    「那…来,先过去我家先避避雨啦!」我不等她的回应,便拉了她往我家走去。

    进到屋子里,我们全身都是湿湿地,脚边还沾染了泥巴。

    「阿庆啊,刚才我本也想来你家避雨的,但按了门铃却没人应!想必你和你母亲都外出了,所以便…」她一边叹说着、一边接过我给她的毛巾,并擦了擦那一头湿湿的长发。

    「啊呀,我妈她又出国了啦,是到韩国去会见那儿的几位大顾客。我则是到路口的那个蓝球场打球…」我对她解说着。

    「哦?原来伯母出国了啊!嗯…想当年你妈出国时,阿庆你还怕到要死,硬要我过来陪你一起住呢!我还记得有一次…」仙蒂说着,突然想到什麽似的,停顿了语言,整张脸赤红了起来。

    「看你,全身都湿透了!仙蒂姐…还是先到客房里的那个浴室去冲个凉吧!我到妈妈的房里找件连身T恤给你…」我推了她一把,并吩咐着她,然後便走进母亲的卧室里,寻找一件适合仙蒂的衣裤。

    当我回到客房去时,那浴室内已经有了水声,想比仙蒂姐正开始洗着澡。我便把准备好的衣物给摆放在床上。正当我准备外出到客厅去,突然见到仙蒂姐湿淋淋的衣物竟然脱扔在门旁内的一角,我也不知怎地,居然兴奋得走了过去一把抓起了它们。

    果然仙蒂姐的内衣裤也参杂在其间。在慢条地翻望着这丝织的白色小内裤,我的手不禁抖了起来,心想这就是紧迫贴着仙蒂姐那我最想看到的地方!

    我感到整个人热衷衷地,体内的血开始沸腾起来。看着仙蒂姐姐内裤上那一点黏黏的液体,我不知不觉的就沾了一点起来闻,嗯…真的好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女人香啊!我不禁地把整条的内裤都挤压在我的脸上,深深地闻着;那种诱人的味道,立即令得我的小弟弟勃胀得高挺挺地。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

    闻着、闻着,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嗯!为何不趁此时偷窥一下仙蒂姐姐呢?我已经好久没看了耶…

    我於是偷偷地轻步走到浴室门口。客房浴室门的下面是透风口的,我一蹲躺了下去,就清晰地窥视到仙蒂姐姐就坐在花边洗头。记得她荫部的耻毛,以前是稀稀疏疏的,如今却是黑浓盛密,直叫我心神荡漾,热血沸腾,鼻血都几乎流了出来。而她那两粒rǔ头,还是如当初的一般嫩美,一种带着神秘的粉红色,越看越想去亲吻那奶头儿…

    我又拿起了仙蒂姐的内裤猛吸猛闻,一边看着仙蒂姐姐的胴体、一边则想像着戳干她的肥沃滛洞。我真的好想一股冲动地冲进去,轰轰烈烈地与她大干一场!

    我越看越兴奋,越看就越把眼珠迫近在门缝下,竟然一个不小心,把整个的头都给撞到了门上!

    「谁?谁?…是阿庆吗?」仙蒂姐姐被惊动,连连问着。

    「对啊…仙蒂姐姐…我…我为你准备好了一些…更换的衣物,就…放在这床上好吗?」我急忙站了起来,故做大声地颤颤说道。

    没一会儿,仙蒂姐姐就从浴室门口走了出来,身上只有那条纹刚才给她擦头的大毛巾。她此刻那种美丽的样子,任谁看了都想冲上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