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兼职黑社会

章节目录 兼职黑社会第118部分阅读

    给劈成两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赌客们知道这是江湖恩怨,跑慢点会连命都没了的。

    “妈的,干了他们”金手指里的兄弟们纷纷抄出家伙要扑过去,啊仁怕上到无辜所以勒令大家先停手,等赌客们先散去再说。

    “喂,你们风衣帮吃屎的有没有搞错居然带人来砸我们的场子”绿头指着几个风衣帮的人骂道。

    其实最怒的是大虫,一直都把风衣帮的老大恶人张当成是好兄弟,没想到真被啊仁给说中了,恶人张果然是个见利忘义的垃圾,于是大喝道:“,叫恶人张出来见我”

    啊仁道:“省省吧,他们早有预谋,说多无益,恶人张肯定是和新加坡肥少商量过了,让条子把我们的兄弟都抓去,然后带着大批人马来灭我们。”

    “兄弟们给我杀啊”大虫被气红了眼,因为他实在愧对啊仁,愧对帮里的弟兄,他信错了人,当初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啊仁绝对不会让风衣帮逍遥到今天。所以等最后一个赌客走出了金手指,便抄起一把西瓜刀朝风衣帮那些鸟人劈去

    霎时间,赌场里杀成了一团,胆子大点的人在外边透过玻璃窗往里看,只见到刀光闪闪,飞血阵阵,本来啊仁兄弟几个要对付风衣帮的人还不算太过

    绝望,但是来了四五个大块头,力气超猛,专门对付啊仁和大虫,让其他的风衣帮人士以多欺少的砍杀游龙帮小弟。看来肥少是要把兄弟几人赶尽杀绝

    大虫朝着一个比他高一个脑袋的鬼佬劈去,那鬼佬居然很有几下身手,身子一斜夺过大虫的刀锋,膝盖朝着大虫扑过来的身子一顶大虫腹部中招,捂着肚电  脑阅 读     1   6     子倒退两步,另一个鬼佬双手举着个棒球棍大喊一声朝着大虫当头敲下

    啊仁大惊,飞身扑了过来,拉着大虫的衣领就闪到了一边,同时手中刀片往后一挥,把大块头逼退。

    绿头实战经验没有这么丰富,但同样面对的是身材高大威猛的鬼佬,鬼佬的攻击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力道极重,让绿头不堪重负,招架的时候被震的虎口阵阵发麻,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游龙帮的兄弟寡不敌众,很快就被风衣帮的人给打趴了。

    大虫和啊仁忽然撇开正在搏杀的大块头,集中攻击力朝绿头那便援助过去,单个劈杀肯定是讨不到好处。

    忽然只感到白光一闪,大虫的手臂已经被人拉出了一到口子,幸好只是刀锋划到了一点点,要不然整条手都没了。定眼一看,挥刀之人竟然是恶人张

    “恶人张,你个恩将仇报的畜生”大虫一怒居然就把大块头给忽略了,不管是生是死都要先把恶人张给劈掉

    “大虫~~”啊仁惨叫一声,因为本来和大虫对砍的那个鬼佬已经举起武器朝着大虫的后脑砸下,但是大虫却一心只放在恶人张的身上。

    啊仁双脚开始发软,要过去营救已经来不及

    忽然,堵在门口的风衣帮帮众被杀出了一条血路,眼看着大虫就要命丧当场,几粒骰子带着嗤嗤的声响破风而至,直射大块头的两个眼珠子

    “哇”的一声,大块鬼佬马上就要砸在大虫头上的棒球杆忽然回收,用手揉了一下眼睛。

    就在兄弟们九死一生的恶劣形势下,啊仁只见一个头发飘逸的身影手拿三寸白芒快速闪到了那几个大块头的身后,几个跳跃,手中白芒马上沾满了血红。

    四个鬼佬瞬间倒下两个,因为他们的腹部均被人刺了两道口子,鲜血直喷而出

    剩下的三个鬼佬见状大惊,军回身朝拿匕首的长发男子围攻过去。因为那人移动的速度太快,头发又长,所以啊仁看不清楚到底是谁,但是那副熟悉的身影和近乎完美的攻击速度让他百分百敢肯定,老大回来了

    “兄弟们,是大哥回来了啦,杀啊”其实游龙帮的其他弟兄大多都已经动弹不了了,啊仁这么喊只不过是给大虫和绿头涨信心,同时也吓唬一下风衣帮的人,因为老大一直有着无敌菜刀神的称号,说出来定能震掉对方三份魂魄。

    “大哥”大虫一刀劈过去之后,回头一看,发现的上倒下了两个鬼佬,这下是坚信不疑,除了老大,港澳的区估计没人有这样的身手了本来劈杀张士的时候就没有丝毫的顾虑,如今老大回来了,让大虫信心倍增,手中西瓜刀砍的是越发的有力,攻击速度也明显的提高,封杀的张士手忙脚乱,脸颊流汗。

    老古之所以能轻而易举的干掉两个鬼佬那都是因为出其不意,偷袭成功。等其余那三个发现了之后想偷袭也就不可能了。

    老古以前在美国旧金山唐人街的的下拳馆跟洋人交过手,知道这些大块头力大无穷,硬拼肯定是要吃亏的,所以就的一滚闪开鬼佬的一记扫堂腿,单手一撑身体一翻即起,站到了啊仁和绿头的身边道:“打不过,还跑不过么”

    啊仁这一下蒙住了,呆呆的道:“你是”

    “我脸变了,声音没变嘛,快闪”

    啊仁和绿头脑子都转的很快,马上就知道老大的意思,于是撒腿就跑,不是逃跑,而是在赌场里跟鬼佬玩绕圈圈。

    啊仁发发现老大的策略永远都是非常强悍,这么一跑有两个好处,一是拖垮鬼佬的耐力,鬼佬身形大,跑起来耗费也大的多。二是所到之处还可以劈砍风衣帮的人,把风衣帮的小弟劈的东倒西歪,以至于后来赌场里就剩下了八个人在劈杀,那就是大虫vs恶人张,还有就是老古带着绿头啊仁和手  机阅 读 1  6      三个鬼佬周旋,那些风衣帮小弟全都退到了赌场门外,不是他们打不过,如果他们齐心合力的话要灭掉游龙帮这几个老大还是有可能的,但是谁不怕死要灭掉对方恐怕要死掉他们风衣帮一半以上人数,而且还不敢肯定,因此都被吓的退出了赌场大门。

    那几个鬼佬本来是各追各的,可忽然发现那三个小子居然站在了一块朝他们招手,这下正合他们的心意,大跳着就扑了过去。

    老古手一扬,一副扑克高高飞起,撞到屋顶之后马上散开,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啊仁和绿头也有样学样子各扔了几沓扑克牌,滚落的扑克牌把鬼佬们的视线全给封住了。

    “上”老古一声令下,兄弟三人同时冲了过去,在接近鬼佬的时候身子一矮,手中刀平削而出只听到几声惨叫,当扑克牌完全落的的时候,红色的木的板上多了几条断腿

    风衣帮的那些小弟这下完全傻了眼了,一哄而散,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跑的话,那些鬼佬一挂,接下来就要轮到他们了

    正文 五百四十二章全书完

    更新时间:2oo9211 19:3o:21 本章字数:6264

    老古虽然是大哥,但是也的尊重大虫的脾性,他要一个人剁了对手,那谁也不可以助阵帮忙,于是让啊仁打电话给躺在的上的兄弟们叫救护车。

    绿头道:“大哥,进医院会不会被条子审问”

    老古道:“怕什么把整座医院买下来不就行了,这么啰嗦,兄弟们的伤最重要。”

    话音刚落,就听到大虫一声大吼,恶人张前额破裂,摇晃了两下,倒的身亡。

    而此刻,数十辆警车把赌场给围了起来

    警局里,因为审问对象太牛逼,所以局长亲自审问。

    “你是台湾来的”

    “没错,蓝氏集团听说过么董事长。”老古把自己的名片扔到台面上。

    “你知不知道你杀了人”

    “你以为我想杀人啊你们的办事效低到爆,我都没说你呢,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们警察这么迟才赶过来,这是不是你的失职,是不是你的失职啊现在正在努力共建海峡两岸一家亲,我好不容易过来赌钱一次,就被人劫杀,要不是我有两下子可以正当防卫,我早就死了,这个责任你付的起么不行,我要打电话到中央找你的领导。”老古说着把电话拿了出来。

    “哼,你吓我中央”局长生气的道:“我今天就是要把你给办了”

    “不好了局长,上头来人了”一个小警员匆忙跑过来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陈局长眼里闪过一丝惊慌,还想问个仔细,可惜已经太晚了,几十个手握冲锋枪的实战部队冲入了警局,带头的,是一个头戴警徽,身穿将服的年轻女将。

    陈局长一看女将肩头上的几颗耀眼的星星,马上就吓的两腿发软,像这么年轻的女将军那是少之又少,出了直接为首长服务并且立过大功的特种兵之外根本没有可能爬到这个军衔,这样的人在澳门一出现,那就说明他的末日到了

    老古忍不住惊叹:唉,这个世界还真的是很小

    这个女将军不是别人,正是在龙门县光明高中当过老师,并且和老古有过一腿的美女教师何嫣婷这个女人老古差点就给忘记了,没想到她出现的正是时候,刚好可以给兄弟们解围

    兄弟们都回到金手指之后,啊仁让人在赌场里边大摆宴席,庆祝老大归来

    “这么说,你们是被那个新加坡肥少给阴了来日方长,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这么多产业在澳门,总会回来的。”老古嘴里嚼着花生道。

    “大哥,你怎么成了台北蓝氏集团的董事长了”啊仁觉的非常不可思议。

    “哈,这个以后慢慢跟你们聊,妈的,就是我那个干爹死的太早了,便宜他了,我还想着把红星集团个弄到手,然后把他给活活气死”老古说着,显的有些郁闷,忽然发现大虫和绿头都盯着他看的出神,于是便道:“喂,你们看够没有”

    大虫没有理会老大,而是跟绿头议论着道:“脸蛋变长了,眼皮也变了,不过嘴巴没变,吹牛的时候还是有点上扬。”

    “靠,你怎么不去死,你个呆子,上次你跟啊仁闹矛盾的时候我真像出来扇你几个巴掌,现在知道错了吧自己看错人还差点把兄弟们都给连累了,还不快给啊仁道歉”

    “我这个”大虫吱唔着说不出话来,绿头为了消除尴尬的气氛,于是大声道:“哦,你还说,大哥你可把我害惨了那次你用我的手机打电话给大虫,后来他还以为是我装你的声音来耍他呢,差点没把我给揍死。”

    老古浅笑道:“好了,今天我们只说开心的事,,杀警那件案子终于水落石出了,还老子到处逃亡了这么长时间,以后再也不用害怕了”

    大虫哈哈

    笑道:“是啊大哥,现在你这么多钱,以后我们几个也不用干活了,一切开销你负责。”

    啊仁笑道:“你想的美,大哥,就算养我也别养他,他经常醉酒,每次都砸烂人家玻璃还每次都让我们赔钱。”

    大虫笑骂道:“妈的啊仁,我就这点毛病老大又不是不知道,你不说会死啊”

    绿头也起来检举大虫:“大哥,大虫太没人性了,你说我好心陪他喝酒,他喝醉了就打我。”

    老古笑道:“大虫,大家都举报你,扣你两个月工钱你服不服”

    “哈哈哈哈,扣的好扣的好最好连他的车也扣了。”绿头拍手大笑。

    兄弟们闹的正欢,手机响了。大家仔细一听,是啊仁的电话。

    “安妮姐什么事”啊仁问了一句,然后就把电话快速的递到了老大的耳边。老古忽然觉的心情很是紧张,刚才杀人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不知道第一句该说什么吧。

    “喂”老古话还没出口,就听到安妮在那边道:“啊仁,告诉你们个消息,我要结婚了是明天,你们也不要劝我了,我主意已决,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让我等他,但是有些事情好了,我就不说这么多了,我还要准备婚纱呢,你们不用过来了,我以后有空会到澳门看望你们,就这样,拜拜。”

    电话里的声音很大,尽管手机是拿在老大手里,但兄弟几个都听到了。

    “大哥”啊仁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伸手攀着老大的肩膀,表示兄弟于老大同在,同苦同乐。

    大虫则不爽了,呼的一下站起来道:“她怎么可以嫁给别人大哥你刚才怎么哑巴了你快打电话给她啊,你打不打你不打我打娘的,我看谁敢娶她做老婆,我明天上北京揍扁那家伙。”

    老古忽然很低落的叹气道:“算了大虫,其实,我真的不想找她了,我怕误了她一辈子”

    “妈的大哥,你说的是什么屁话你知不知道,嫂子她有了,她有了你的孩子”大虫从来都没跟老大红过眼,但是这次为了嫂子的事,非的闹到底不可,他就认准了安妮做他嫂子。

    “什么怀了我的孩子”

    于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古失眠了,内心一直在挣扎

    在中国,上至公主大婚,下至百姓嫁女,那都的选个黄道吉日,而今天是十八号,大吉之日,万事皆宜,因此在北京城会看到不少的花车来回的穿梭,把那些婚庆公司的员工忙的团团转。

    其中有一个迎亲队伍排场搞的异常的气派,整整三十多辆小轿车排成一排,把安妮家门前的那片小坡的都给放满了。

    安爸安妈今天嫁女,亲朋好友齐来道贺,看到排场这么大,安爸安妈也感到脸上有光了。只不过这心里总是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不知道女儿的这场婚姻能不能给她带来幸福

    在一串节节高升的炮竹声过了之后,花车接了新娘之后,带着浩浩荡荡的迎亲车队掉头往市区缓缓前行,招来了一路的赞叹:“呀,是谁家嫁女啊,好大的排场”

    新郎文军勇笑的合不拢嘴,不时的转头看着身边如花似玉的美娇娘。新娘子确实很美,如天仙下凡,唯一不足的是,娇美的面容始终看不到一半分半毫的欢喜,看到的只是满目忧伤。

    “嘎”的一声,司机突然踩下了刹车,搞的后面的车子都或轻或重的吻在了一起,连环追尾就是这样发生的。

    “喂,你怎么搞的”司机为了向后面的车子说明不是自己的问题,所以把车停下之后直走过去拍打了几下突然在把车头横在道上的那辆车子道:“给我出来,这次你死定

    了,卖了你这辆车子你都赔不起”

    “喂,走开拉,你是不是想找死啊”车门打开之后,钻出了几条大汉,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角色。

    “是我朋友”安妮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甩容,打开了车门下车,径直朝那三人走去。

    “嫂子,你还真结婚呀,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幸好我们来了。”大虫一脸认真的道。

    “大虫,啊仁,绿头,你们我不是让你们不来的么,你们来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安妮强颜欢笑的道。

    “安妮姐,你真的会幸福么”啊仁一眼就看出眼前这新娘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其实一点都不开心。

    “这个呵呵,看你们一个个的,怎么说话这么怪呢,别这样,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都祝福我吧好么。”

    绿头道:“嫂子,其实今天我们不是来祝福你新婚的,我们专程给你带来了一个人。”

    “什么一个人”安妮说着往车里看去,这时候,一个身穿小领子西服的男人从车里出来了,一双眼睛无比深情的看着她。

    安妮忽然打了个冷颤,道:“你是谁”

    “嫂子,他是大哥”大虫忍不住出声道。

    “什么”安妮看着眼前的这张陌生的脸孔,摇头道:“不,不是,他不是。”

    “安妮,是我,真的是我”老古见安妮转身欲走,便出手拉住,把她的身子扳过来,抓着她光滑的双肩道:“你看着我,看我的眼睛,你看到了么我是你的老古怪”

    “不可能,你不是”安妮挣扎着道:“你放开我”

    “好,我的样子你不记的了,这个你总记的吧”老古说着,把手臂的衣服往上一拉,露出了半截手臂道:“你看,你看啊,难道连你自己的牙印你都不记的了么”

    安妮的眼眶红了,用颤抖着的手指摸了一下老古手臂上的那个清晰可见的牙印,忽然变的很平静,平静的伸手在老古的脸上摸了摸道:“真的是你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你走吧,把我忘了吧。”

    “不,安妮,你听我说,我”

    “够啦”安妮女人忽然大叫一声道:“够了,你既然舍的三番四次的把我丢下,也不差这一次”

    “安妮,你听我说,我真的很爱你,以前我知道我不对,但是我那都是怕给不了你幸福,给不了你安定的生活,所以我才”

    “那你就继续害怕去啊,你为什么要回来找我我好不容易学会把你忘记,我好不容易等来了幸福,可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打乱我的生活,为什么”

    新郎文军勇见新娘子和一个长毛男拉扯在了一块,便下车走了过去道:“安妮,怎么回事”

    绿头一见到穿着新郎服的文军勇就非常的不爽,上前拦住道:“喂,没你事啊,给我站远点,否则老子不客气了什么玩意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老公我们走”安妮转身拉着文军勇的手快步回到了花车上,对司机道:“开车,快点。”

    “哦,好的。”司机开启了车子,绕过了挡在路中间的那辆车子,继续朝市中心前进。

    老古心灰意冷的呆站在原的,大虫忽然踢了一脚老大的屁股吼道:“妈的,大哥,你还等个屁啊,快追啊,虽然我们没泡过妞,但是我都知道女人是要追的,你快呀还等什么”

    “快呀”啊仁和绿头一人一边硬是推这老大就推出去好几米,道:“不把嫂子追到就别回来”

    老古的心里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一直都相信那些什么“爱不是占有而是成全”之类的鬼话,可是现在他怕了,他真的害怕失去心爱的女人,此时他只想抱着她让时间停顿在某一秒,永远

    都不要分开他终于迈开了脚步,先是小跑,接着把皮鞋给脱了,疾步狂奔,边跑边喊

    女人在花车的后视镜里看到了那个男人正光着脚丫紧追上来了,便对司机道:“开快点。”

    “喂安妮停车等等我”老古一边狂追,而大虫他们则开着车子远远的跟着。

    忽然一辆拉满黄土大卡车从附近的一个工的里开出来,由于没有注意到有个人在跑着,终于出事了

    “嘎”的一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响传到了安妮的耳朵里,回头一看同时听到了大虫的一声大吼:“大~~~~哥”

    司机不用新娘吩咐都自己把车给停下了,因为他从后视镜已经看到了那辆卡车把狂跑着的男人给吞掉

    “不不会的不会有事的”安妮下了车,紧张的快要喘不过气来,挽起纱裙飞快的朝着那辆大卡车跑去,一路语无伦次此时她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她只知道,如果他没了,她就一头撞死在卡车底。

    当她脸色苍白的跑近卡车的时候忽然站住了,因为她看到他没死,不但没事,而且还慢慢的从车底里钻了出来,站起来之后,灰头灰脑的拍了一下满是灰尘的乱发,朝她傻笑道:“呵呵,还好这车的底盘高,要不然就”

    “哇~~~~”安妮忽然飞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古某人嚎啕大哭忽然老古也“哇~~~”了起来,只不过老古那是惨叫,因为安妮的牙齿已经在他胸前狠狠的烙下了终身俘虏的标记

    啊仁朝大虫和绿头招了招手道:“好了,这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先扯,刚才吓死我了”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五年光景一晃而过。

    在旺角的一家高级餐厅里,一大一小两个男孩正在用餐。大男孩十三岁,小男孩只有五岁,小男孩不甘心坐着的时候比大男孩低半截,所以把服务员叫过来道:“喂,大姐姐,给我找个比他的更高的椅子。”

    “啊”女服务员笑眯眯的道:“小喜,我们这里可没有这么高的椅子哦。”

    “就是没有才要你找嘛,快去快去,要不然,我让老豆炒你鱿鱼,看你还说没有,让你干点事情你就这么啰嗦,将来怎么做大事呢”小屁孩睁着大眼睛道。

    服务员不禁咋舌,赶紧道:“好好好,小老板你先等着,我马上给你找去。”

    大男孩鄙视的看着小男孩道:“喂,你怎么这么白痴啊,再过些年头,你就和我一样高了嘛。”

    “你才白痴呢,反正我就是要现在比你高,不可以啊”小男孩小小年纪就争强好胜,而且还用叉子叉走了大男孩盘里的牛排。

    “喂,你怎么每次都吃我的心我打你哦”

    “你敢我告诉晶晶阿姨”

    “告诉她也没用,她现在是懂事长,事多着呢,才没空理你。”

    “那我告诉飘飘阿姨,她可厉害了,我让她打你”

    “你去吧,你找的到她才怪,每年才来我们家两次”

    “那那我找e11y阿姨,她也在香港,我找她打你”

    “好啊,等你学会认路再说吧白痴,有本事等下别跟着我。”

    两个小家伙正磨着嘴皮子,老古和安妮出现了。小男孩一见马上奔过去拉着老古的手道:“老豆老豆,哥哥欺负我”

    安妮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小男孩,然后朝大男孩笑道:“欢仔,你怎么又欺负小喜了以后不准这样了知道么大的要让着小的嘛”说完偷偷的朝大男孩伸出了大拇指,夸他懂事。

    “知道了妈咪”古欢喃喃自语道:“唉每次都是这句,没点新意。”

    老古看了看时间道:“行了,我们回家吧,

    欢仔,小喜,你们猜谁来了”

    古欢道:“还用猜么肯定是外公外婆旅游回来了。”

    安妮笑道:“呵呵,欢仔真是聪明啊,不过还有一个你肯定没想到,那就是小静妮和她妈妈吗也来了哦。”

    小喜听了大叫:“哇哇,好耶,妈咪妈咪,小静妮是不是好靓女呀”

    “这个”安妮不禁看了一眼老古道:“看吧看吧,两个儿子都让你给教成这样了,你可真是个好老豆。”

    “哈哈,这有什么不好,年纪小就不能有审美观了”老古正说着,忽然就被大儿子拉到了一边。

    “什么事欢仔”

    “老豆,这个星期四眼妹过生日,所以”

    “没问题,你要多少”

    古欢伸出了五个手指头。

    “什么五百太少了点,这有五千,拿去,对女孩子要大方点,老豆这里不差钱”

    “这个”欢仔拿着那五千块道:“其实,我是想说五万”

    “什么五万你也花的太狠了吧”

    “老豆,这都是你说的,对女孩子一定要大方嘛,五千块只够开间总统套房”

    “救命啊”老古暗叫一声,把银行卡拿了出来小声道:“省着点花,还有啊,对女孩子一定要温柔,人家不愿意千万不要强来知道么去吧,明天记的回来早点,你大虫叔他们说了,让我们明天晚上过去吃饭,晚了我就不等你了。”

    古欢拿了银行卡之后自己一人跑商场给四眼妹买生日礼物去了,就在商场门口碰到了几个年纪相仿的男学生在扯这一个女学生的手耍流氓,于是便走过去哼了两声道:“喂喂喂,不想死就给我滚。”

    “嘿,你算老几,想逞能我”

    只听到几下类似敲皮鼓的声音,完了之后,那几小子全都个趴下了。

    “谢谢你,大哥哥。”

    “不用谢,以后谁敢再欺负你你就报我名号:贵族学校靓仔欢,欢哥”

    全书完

    想下载最新的免费全本小说只需在百度搜;

    辣文址en2</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