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春水一江

章节目录 春水一江第3部分阅读

    该整理的整理好,该丢弃的丢掉,将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最后掐着他到公司的时间为他泡上一杯香醇的咖啡,这样,也就完成了一切准备工作。

    夏薇看着一尘不染的桌面,暗自腹诽,她怎么觉得她很像保洁大妈呢

    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差十秒八点了,微一挑眉,嗯哼,人应该快到了。

    这男人,无论是做什么,都该死的准时。

    果不其然,下一秒,身后的门被推开,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口。

    夏薇快速地调整了面部的表情,转身,朝他露出标准的笑容,清声道:“早,顾总。”

    顾亦航停在门口看了她一会,浓眉渐渐皱了起来,脸色也有一开始的面无表情转变为阴沉,随手关上办公室的门,沉声应了一下,大跨步走到办公椅上坐下,没再看夏薇一眼。

    夏薇黑亮亮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一脸莫名奇妙,她没犯什么错吧一大早就甩脸子给她看

    咬咬牙,暗自腹诽,真是阴晴不定的男人。

    翻了个白眼,转身已经又是一脸的笑意盈盈了。

    心里却在酸酸地想,人家是上司,她是员工,拿人薪水,看人脸色,她、忍

    按规矩向他报了一遍今天的会议安排及形成,在顾亦航低沉的气压下转身出去。

    出去后发现严清已经到了,想到里面某人阴沉的脸色,夏薇抱着八卦的态度问他,“严秘书,他,经常这么阴晴不定”手指了指办公室,一脸的愤恨。

    严清顺着她的手瞟了眼办公室,门被关着,他自然不知道他上司是什么脸色,但见夏薇一脸的忿忿不平,他自也猜得到。

    眼镜镜片白光一闪,他推了推眼镜,“你习惯就好。”他们顾总是出了名的面无表情,往常的情绪波动可是不大,但如今嘛

    嗯,他还是觉得,这句习惯就好说得最是适合。

    夏薇同情的看了严清一眼,“幸苦你了。”然后带着悲情转身去工作。

    严清被她弄得差点笑出来,摸摸鼻子,真是太有趣了。

    中午,休息时间到了,夏薇关了电脑去员工食堂吃饭。

    一路上,不少青年才俊跟她打招呼,她一概笑意盈盈的点头应声,到了食堂,竟有人主动帮她打饭,真是让她受宠若惊。

    不好拒绝,只得应声道谢,暗自想这首都的人民就是热情。

    顾亦航到食堂时,就看到了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一张餐桌上,围着好几个商业精英,夏薇坐在中间,同他们说得眉开眼笑,周围几张餐桌上的人时不时还插句话打趣一下,欢声笑语一片。

    顾亦航的脸,又一次,阴阴的沉了。

    正文 第十五章 所谓考察

    “顾,顾总”食堂吃饭的员工情不自禁的发出诧异的声音,要知道,他们在展氏工作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食堂见到他。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这简直太玄幻了。

    夏薇见到他也是一愣,她是他秘书,虽然才上任没几天,但她还是知道他午餐安排的,一般都是严清在五星级餐厅订的餐,他通常都是在办公室吃的,今天这人竟然出现在员工食堂,真是匪夷所思。

    顾亦航走进食堂门口便站定了,视线直直射向夏薇的方向,不说话,也没动作,弄得夏薇一脸的莫名其妙。

    跟她坐在一起的几个青年才俊被大老板冷冷的视线冻得提不起筷子,更可怕的是,他们怎么觉得周围有种杀气腾腾的感觉。

    呜呜呜,他们顾总的气场太强大了

    夏薇正莫名其妙着呢,突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下,她反射性的回头,见来人是人事部的朱经理,是个中年大叔性人物。

    夏薇诧异的挑眉,“朱经理”她诧异的是这朱经理态度有些奇怪,平常跟她说话时笑意满满,眼睛一眯,很和蔼,这会儿对着她怎么看怎么一副小心翼翼的感觉。

    “这个,小夏”朱经理刻意压低着声音跟她说话,那双小眼睛时不时的还瞟一瞟顾亦航站着的方位,声音有些紧张得道:“顾总来员工食堂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这严秘书也没跟来,你说小夏你是不是”

    听他吞吞吐吐说了半天,夏薇终于反应过来了,感情顾亦航的眼神是在说:作为秘书,老板出现了,你还不快过来伺候

    夏薇为自己的配词小小地囧了一把,她这算不算是苦中作乐

    心里暗自腹诽了一把,脸上却笑意盈盈的站了起来,对朱经理小声道:“谢谢你了朱经理。”然后转身朝顾亦航迎上。

    “顾总。”走到他身边,夏薇笑意盈盈的点头打招呼。

    顾亦航看她一眼,夏薇瞬时觉得他脸色又阴沉了一分。

    夏薇在心里将他骂了个通透,你个冰山,你个妖孽,你个腹黑阎王,她哪里得罪他了,看她一眼脸色就沉一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挖他家祖坟了。

    夏薇忍着欲暴跳而起的欲念,声音温和的问:“顾总,您来吃饭么”她就这命了,别人给她打饭,到他面前,求变成她要给他打饭。

    果然是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

    顾亦航没理她,抬步朝食堂内走去,富有磁性的声音冷冷响起:“大家继续吃饭,我只是来考察一下食堂的餐饮状况。”

    各类精英们抱着餐盘欲哭无泪,顾总,您来食堂考察,起码脸色好一些啊。

    顾亦航在食堂转了一圈就回去了,好似真的是来考察食堂餐饮状况的,只是走的时候顺带带走了夏薇。

    夏薇一路腹诽着跟他回到工作楼层,正欲跟着他进办公室,听他指令。

    谁料他在走进办公室后一把将门关上了,差点让夏薇撞到鼻子。

    夏薇磨磨牙,狠狠瞪了门板一眼,转身回去。

    而进了办公室的顾亦航,直接拨了一个电话,“严清,马上给我办一件事。”

    ps:猜猜腹黑的顾亦航会让严秘书办什么事

    正文 第十六章 高段数腹黑

    严清接到自家上司的指令,愣了好一会,回过神来便是爆笑出声,他是怎样都没想到,情绪万年都没有一丝波动的顾总,竟然会让他做这样的事。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倍,广告少

    简直简直是太颠覆他的冰面形象了。

    哈哈哈

    以至于现在站在他面前,他嘴角还是忍不住的抽动,看样子,他那日的壮举成效还是非常好的。

    顾亦航低头批写文件,还是一脸的面无表情,看都不看在那忍着笑的严清一眼,如往常一样的音色沉声吩咐道:“将东西直接拿给夏薇,然后收拾东西,到展总那边报道。”

    话音一落,严清立马笑不出来了,骤然抬头,不确定地问:“顾、顾总,不、不是说好了是去宋总身边么”提前换岗这事儿他预料到了,可这怎么突然之间还换了人了。

    开什么玩笑,展示集团谁人不知展总是出了名的工作狂,他手底下的人天天被操练,硬逼着陪他加班加点,一个月下来,不加班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他对手下人的工作要求那是要命的严谨,出了一点点差错,他不会扣你工资甚至不动你薪水,但会罚得你后悔来这世上走一遭。

    让他去展总身边伺候,那简直是酷刑啊。

    严清越想越胆战心惊,可怜巴巴的苦着一张脸望着顾亦航,满脸期待地希望他会一句:“啊,口误。”

    事实证明,他在痴心妄想。

    顾亦航头都不抬,看都不看他一眼,道:“临时换了。”风轻云淡的吐出四个字,把严清打击得体无完肤。

    “为,为什么”话一问出口,严清懊恼的低咒,他绝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只见,顾亦航悠悠然地停笔,身子向后一靠,看着他道:“我只是发现严秘书精力很充沛,这么充足的精力,不合理利用太对不起公司给你发的薪水了。”

    严清欲哭无泪,这话摆明了说他既然精力多的爱去无事生非,那他就帮他找点事儿干。

    “还有什么问题么”

    严清苦着脸摇头,“没有。”笑话,他哪里还敢有问题啊,要怪就怪他低估了他上司的腹黑段数。

    啊果然上司的好戏不是那么好看的

    “没有了就出去吧。”淡淡的下了指令,顾亦航再次提笔工作。

    “是,顾总”严清认命地拿了东西,转身出去。

    看了眼手里的东西,严清是又想笑又想哭啊

    这次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找到夏薇,将东西送到她手里,一脸愁苦的道:“夏薇,这是顾总交代下的,让你明天换上这身职业装上班。”

    夏薇下意识的接过,没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只看着一脸便秘状的严清问:“严秘书,你怎么了”

    严清无精打采的看了她一眼,郁闷的扔下一句话,转身去收拾东西。

    他说:“我便秘。”

    夏薇眼角一抽,默

    低头看了眼手里的衣服,一开始只觉得奇怪,顾亦航给她衣服干嘛,再一扫到衣服的尺码。

    夏小姐不淡定了

    正文 第十七章 没有腹黑,只有更腹黑

    这顾亦航是故意找她麻烦吧这尺码比她身上这套足足大了两个号,还要她明天穿这身上班

    他是故意要她丢人吧

    夏薇越想越气,越想越不服气,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直奔总经理办公室。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

    “咣咣咣”从敲门声就能听出,来人情绪已在爆发的边缘。

    顾亦航嘴角勾起,墨瞳精光一掠而过,随即压下唇角,没有什么情绪化的开口:“进来。”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清冷,伏案工作的姿态可谓投入万分。

    夏薇深深地做了几个深呼吸,推门进去。

    “有什么事么”顾亦航头也没抬,淡漠问道。

    见他一副漠然的姿态,夏薇知道她不能发作,于是稳了稳情绪,让自己没那么激动,尽量和缓着语气道:“顾总,这衣服怕是严秘书送错了。”说着上前将严清交给她的那套职业装恭恭敬敬的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顾亦航笔尖顿了下,终是抬起头,瞟了眼桌子上未打开的职业装,手转着笔,神态自若地道:“没有送错,确实是给夏秘书你的。”

    夏薇瞪眸,声音平和胸口却有些起伏地道:“不麻烦顾总了,我有职业装。”他果然是故意的,她究竟哪里得罪他了,竟让他千方百计的想法儿整她

    顾亦航靠向椅背,悠悠然地挑眉看她,墨黑的眸上上下下扫视她周身,直看得夏薇浑身不自在,他才勾唇轻声道:“难道夏小姐不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太小了么”

    夏薇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垂着眸打量自己身上的套装,她这身套装是很时尚版的职业装,上班前一天下午,她家嫂子亲自陪她上街买的,尺码非常标准

    小他从哪看出来小的

    他眼睛有问题吧

    夏薇狠狠抿唇,深深的吸了口气,“顾、总,您多虑了,我自己的尺码自己很清楚,这身衣服很合身,我不需”

    “夏秘书,”未等她说完,顾亦航冷冷开口打断,“我手下的员工,我最清楚他们该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在公司,我说的才是标准,作为秘书,请你为公司形象考虑。”

    夏薇气节,她形象怎么了她哪有损公司形象了他顾亦航说话可不可以不这么霸道

    简直欺人太甚

    夏薇气得压根直痒痒,但又不能发作,只能站在那

    狠狠磨牙

    “夏秘书可还有什么疑问”见她小脸都气红了,顾亦航心情大好,面上却淡然得很。

    “没有”被他压在手底下,她有问题又能怎么样

    “那出去吧,不用我提醒你现在是工作时间吧”

    夏薇双手一握一松,咬牙切齿地应声:“是,顾总。”转身,黑发一飘,恨恨地向外走去。

    顾亦航你个黑心花狐狸,我诅咒你开车爆轮胎,洗澡被偷窥啊啊啊啊

    “等等。”顾亦航倏地出声。

    夏薇登时顿住,眼睛一翻,转身,咬牙,笑、意、盈、盈地问:“请、问,顾总还有什么吩咐”

    正文 第十八章 你赢了

    顾亦航浓眉微皱,低沉着声音道:“以后上班,请将头发绑起来。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夏薇瞪眸看他,一脸我披着头发又碍着您什么事的表情。

    顾亦航眼睛藏着一抹笑意,却还义正言辞地道:“夏秘书头发很长,我有理由认为它会妨碍夏秘书的工作效率。”

    夏薇咬唇沉沉点头。

    顾亦航,你赢了

    “是,顾总”

    这次不待顾亦航发话,转身就走。

    “夏秘书。”顾亦航再次叫住她。

    夏薇发誓,她的忍耐绝对濒临极限了顾亦航,他最好不要拿她的忍耐当成他不断挑衅的资本

    夏薇转身,怒极反笑,扬着笑脸直视他,也不说话,静静等他吩咐。

    顾亦航瞥了眼办公桌上的衣服,淡淡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东西忘带了。”

    夏薇真想把衣服拍他脸上,让你作让你作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她大哥两天前才告诉她妈妈她已经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了,哄得她妈妈很开心,她是万不能不顾妈妈的感受,任性的炒了这份工作。

    而且一个月丢两份工作,她大哥也不会要她好过。

    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

    除了忍她又能怎么办

    拿了衣服,夏薇踩着脚下五厘米的鞋子,啪啪地踏出了办公室。

    顾亦航睨着她的鞋子目送她出去,眉头微微一挑,他在想,要不要让她把鞋子也换了

    夏薇气呼呼地回了自己的位置,见严清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都装进了一个大纸箱里,诧异的挑了眉,连正在生气都忘了,不解的问他,“严秘书,你这是要做什么”

    严清幽怨的瞅了她一眼,看到她手上的衣服,表情就更加纠结了,“顾总让我到展总身边报道,立刻,马上的那种”

    夏薇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为什么”他不是他的得力助手么他不是要带她上手工作么怎么突然要调走

    因为什么因为你呗。

    无奈地推了推眼镜,他当然不能说实话,“展总身边缺人,顾总觉得你工作接手得差不多了,就派我过去了。”

    夏薇了然的点点头,展凡源是展氏集团的坐镇总裁,忙不过来很正常。

    可一想到以后要她独自面对顾亦航那只黑心花狐狸,她就想挠墙啊啊啊

    “严秘书,你就不能不去么这事没有回转的余地么”展氏人才济济,换个人不行么

    严清眼睛倏地一亮,或许让她试试,能改变局势也不一定。

    严清突然觉得光明神还是照着他的,这么会功夫就让他看到希望了,于是,严秘书立刻无害的唆使夏薇去求情。

    “夏薇,要不你去跟顾总说说”以她工作还未上手为由先将他留下来,等过几天那帮小青年消停了,或许他的顾总能对他宽大处理一回。

    夏薇正想着身边有没有合适的你能代替他去,听到他的话,她先是一愣,又倏地明朗起来,这是个好办法哎,与其让她天天在这受顾亦航折磨,那她宁愿去展总身边,虽然可能会很辛苦。

    “好,我这就去说,让他把你留下来,我去。”说完转身就走,大有一副身先士卒的感觉。

    这给严清惊的,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住她,他的姑奶奶,这不是害他么,“停停停,夏薇,别冲动。”她要真这么说了,那他就不是去展总身边了,怕是下一刻就被发配边疆了

    夏薇一愣,茫然的看着他。

    严清不动声色的调整表情,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正常地说:“夏薇,我就是说说而已,你觉得顾总会听你的”

    夏薇倏地想起那个男人霸道强势,果断摇头,“不会”

    严清两手一摊,表示,那就是了。

    夏薇郁闷地捶墙

    正文 第十九章 新高度评价

    翌日

    夏薇一大早郁闷地翻出顾亦航为她“精心”准备的职业套装,心不甘情不愿地套上。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真的是套、上的

    夏薇错愕,只大两个号,穿起来的效果怎么就差得这么大呢

    等站在试衣镜前,夏薇整张脸更加扭曲了。

    谁能告诉她,这么老套的职业套装他顾亦航是从哪弄来的怕是费了不、少心思吧

    这人、纯粹是心里阴暗

    镜子里的夏薇,一身窈窕身姿完全被这套大号的职业装掩盖,而这套又俗又丑的职业装将她清丽的容貌愣是拉低了两个档次

    这简直简直就是

    啊夏薇要暴走了

    良久,夏薇终于安慰好了自己受伤的小心灵,对着镜子,她憋着嘴摸了摸自己的长发,纠结了一会,一咬牙,用一根黑色皮套利索地绑了个马尾。

    做好这些,门外正巧响起嫂子宁心茹喊她吃饭的声音,夏薇应了声,再看一眼镜子里有些颓废的自己一眼,幽怨的飘了出去。

    “早,嫂子,大哥。”夏薇声音平淡地冲着餐桌上在看报纸的李嘉恒和正背对着她摆餐具的宁心茹打招呼,不想太引起他们的注意。

    现实证明,这是不可能滴

    “早啊,小”宁心茹摆好餐盘,边回头边回应她,但当目光触及到她的新形象时

    蓦然顿住。

    “小、小薇,”宁心茹手僵在半空中,有些惊恐地看着她,呆愣着问她,“你这是”

    夏薇在餐桌旁坐下,然后以幽怨的小眼神看向她家嫂子,幽幽道:“嫂子,其实你是想说的是你没事吧对吗”

    宁心茹被她的眼神看得发直,顺着自己的心意,愣愣地点头。

    夏薇撇撇嘴,郁闷地低头。

    呜她就知道会是这种效果,泪

    一手拿着报纸一手端着牛奶喝的李嘉恒也被她们的对话吸引,放下报纸,好奇地看向夏薇,刚巧喝了一口牛奶,“噗”的一下全喷了,“咳、咳”

    连连咳了几声,李嘉恒完全没有宁心茹的含蓄,边闷咳边道:“你,脑子被门夹了”

    夏薇咬着面包片,哀怨地瞥向她大哥,“你果然不是我嫡亲滴大哥”然后成功地看看她家大哥吃瘪地闭嘴,又愤愤地握拳,“是有人脑袋被驴踢了”

    门的力度是绝对夹不出这种变态的

    李嘉恒嘴角抽了抽淡定地喝了口牛奶,他不说话。

    宁心茹诧异挑眉,非常不确定地猜测道:“是亦航的主意”疑问的语气明显比平常挑高了两个度。

    四个字,不可置信。

    夏薇幽怨的目光再度投向她,宁心茹知道,她真相了

    却还是挣扎着为自家表弟辩护,“不能吧亦航性子虽然冷淡,但对人还是很不错的,他怎么会做出”做出这种明显像是整人的举动

    夏薇闻言,控制不住的咬牙切齿起来,目光直直地定在前方,恨恨地道:“他人不错在我看来,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霸王,性子不可一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且冷酷,小气,腹黑,阴暗,变态”

    “咳咳”

    李嘉恒见夏薇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了,不得不假意咳了咳,提醒她。

    差不多该停了

    夏薇一愣,倏地抬头,这才注意到自家嫂子望着自己的脸已经微微有些抽搐了。

    呃

    貌似在人家面前这般肆无忌惮的编排其弟弟不太对

    “呵呵”夏薇尴尬地笑笑,一脸僵硬的试图解释,“嫂子,我、我开玩笑的,呵呵”

    宁心茹僵硬地笑笑,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她家表弟的

    真是值得深思

    正文 第二十章 欲哭无泪

    夏薇发誓,她自从懂得“形象”二字后,这是她这么多年来最丢人的一天

    一大早赶公交,站在公交站前她就浑身不自在,这么早,身边等公交的几乎都是要赶去上班的白领、商业精英,那四五十岁的女人打扮得都比她有朝气得多,她身上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职业装,愣是将她变成人堆儿里的穷吊挫了,她觉得周围的男男女女时不时的都向她瞟来一眼,那眼里是红果果地嫌弃鄙视。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夏薇解读了一下大多数人眼神传达出的意思,那明晃晃在说:嘿,什么时代了,首都竟然出现这么掉市价的白痴女人。

    o╯╰o夏薇为自己强大的理解能力掬了把同情泪

    几分钟的等车时间,夏薇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终于上车了,夏薇刷了公交卡,抬头见开公交的司机大叔正愣愣地看着她,夏薇僵着唇角冲他笑笑。

    这个司机大叔人不错,前些天上车由于人太多她都被挤在车前门这,都跟他混熟了。

    司机见她冲他很是勉、强地笑了,这才回过神,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纠结着脸看她,以很关心地语气对她说:“唉呀不想笑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大叔知道现在年轻人经常因为失恋而情绪焦躁,大叔也是过来人,理解你啊,不过闺女,即使失恋你也不能想不开啊,你看你把自己折腾的,这也太过了”

    司机一番话说得极为顺畅,脸上的表情生动得让夏薇都差点觉得自己真的是因为失恋而把自己折腾得不像样子,一时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本来夏薇这一套行头让她在一群人中间已经很显眼了,再加上司机师傅对着她这么一番侃侃而谈,使得投在她身上的视线更加密急。

    夏薇欲哭无泪,恨不得找个夹缝将自己藏起来,心里恨恨地咒骂顾亦航。十分确定加非常肯定地相信顾亦航这么做的目的绝对是为了整她

    她觉得她有必要找机会向他搞清楚她究竟哪里得罪他了

    “我说姑娘,做人得想开点,失恋而已又不是世界末日,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跟你说啊,我当初”

    眼见着这位司机师傅越讲越欢,越讲越真诚,夏薇再也淡定不了了,直直瞅见公交到了一个站牌,夏薇果断出声打断他的侃侃而谈。

    “师傅,我,我发现一份重要的文件忘记带了,我要在这站下车”

    逃似的下了车,夏薇还能听到身后司机叹息着说道:“唉,被伤得不轻啊,连工作都丢三落四了”

    夏薇泪看样子她要快点找房子从这里搬走,这司机师傅开的公交她再也不想坐了。

    她有理由相信,这师傅一定会抓住她失恋一事好、好、地开导她

    不带这么丢人滴啊啊啊啊

    狠狠地磨了磨牙,她恨不得扒了顾亦航的狐狸皮

    看了下手表,夏薇扶额,天呐,这是要迟到地节奏啊

    “嘀嘀”身边骤然停了辆马蚤包的兰博基尼,夏薇愣愣抬头,她没挡车道啊。

    却透过缓缓摇下的车窗,看到了一张极为风*帅气的脸。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偶遇叶远

    叶远笑得风流,一手摘下墨镜,冲她扬了扬,“嘿美女”

    夏薇嘴角抽了抽,有些僵硬的冲他扯扯嘴角,算是打过招呼了。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她是不是该谢谢他还能认出她来

    “去上班么上车。”叶远似是没看出她的僵硬,笑得一脸妖孽的对她说,身子一倾,随手为她打开车门。

    他前几天就听到他二哥八卦说顾三竟然以公询私,将那天那个姑娘弄到身边当秘书了,早就打算哪天去公司逗逗她,没想到今天竟然遇上了。

    夏薇瞟了眼停在她身边的这辆兰博基尼,心肝颤了颤,果然是顾亦航的兄弟,这身价就是不一般。

    这么马蚤包的车,也就他开得出来。

    她可不可以不坐她怕明天谣言满天飞啊。

    看出她的抗拒,叶远悠悠挑眉,“你不是要迟到了据我所知,我三哥在在工作上可是不太好说话的。”

    一击即中

    夏薇认了,微笑,上车,关门,一气呵成。

    相比谣言,她更不愿意看顾亦航那张面无表情找茬儿的脸。

    谨慎地扣上安全带,夏薇扬起客气的笑,“你今天去公司”虽然展氏集团是他们五兄弟共同创建的公司,但据她所知,真正天天按时上班的只有展凡源,宋民昊和顾亦航,他叶远跟她还没见过的肖朗是很少去公司。

    叶远发动车子,唇角含着痞痞的笑,有些心不在焉的应声,“嗯,有点事儿找我三哥。”

    “哦。”夏薇随意地点点头,也不问他什么事,心里却在猜测他平日不去公司上班都在做些什么。

    两人沉默了几分钟,期间叶远那双满含揶揄笑意的桃花眼时不时的往她身上瞟,唇角上扬却紧紧抿着,一副忍笑忍得很辛苦的表情。

    夏薇一开始还装看不见,可他的存在感太强,岂是她忽视得了的,她终是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地道:“想笑就笑吧,你忍着也不见得就很绅士。”他那想笑不笑的表情,更让她受折磨。

    “哈哈”叶远早就不行了,她一脸无奈的出声,他就更不客气地大笑出来,正好遇到红灯,他停了车,干脆趴在方向盘上笑个够,那肩膀一耸一耸的。

    夏薇看着驾驶座笑得极其夸张的叶远,嘴角动了动,满脸无奈的小声嘀咕,“有这么好笑么”也太夸张了。

    叶远趴在方向盘上冲她摆摆手,还是止不住笑的对她说:“你呵呵,你别误会,我不是笑你。”他是笑他三哥,夏薇的这身装扮,不用想,肯定是被他三哥耍的花招,他三哥竟然会做出这种幼稚的行为,太颠覆他在他心中高大伟岸的形象了。

    不过

    腹黑这一点,他三哥是更上一层楼了,这夏薇明显不是他对手啊,哈哈

    夏薇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权当他在安慰她,撇撇嘴,也不纠结。

    绿灯亮了,后面的车子已经响起喇叭声催他,叶远终是停下了大笑,不紧不慢地发动车子,脸上却还残留这戏虐的笑,道:“嗯,你这身装扮呵呵很有特色。”说着又忍不住闷闷笑起来。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打赌

    他三哥太狠了,去哪找了这么一套俗得不能再俗的职业装还这么大,愣是完美的遮住了她很有料的身材。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叶远不同于顾亦航的不近女色,他是这一带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风*倜傥,帅得没边,一双桃花眼电力十足,常年穿梭在各类花丛中,身边的美女从没断过货,那双眼睛毒得很,以这女人的身材,穿上合身的时尚职业装,绝对的制服诱惑。

    想到展氏一大帮单身的商业精英落在她身上的绿幽幽视线,叶远不得不承认,他若是他三哥,也会胃疼。

    夏薇翻了个白眼,撇过头不理他,反正今天人是丢得够多得了,也不在乎多他一个。

    见她不理他,叶远也不恼,这么个大美女,被糟蹋成这个样子,确实太恼人了,暗笑着摇头,他三哥也真舍得。

    开着车,目光漂移不定地瞥了她几眼,桃花眼倏地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他想到了个有趣的主意。

    暗自勾唇,叶远挑了眉,一脸自信的看向她,“哎,若是我说我有办法让你以后不用穿这套衣服上班,你信不信”目光投向她,带着一丝挑衅的笑意。

    夏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眨眨眼,长长的睫毛扇了两扇,随后一脸不相信地道:“得了吧。”顾亦航是什么人那个霸道强势的主下了决定会因为别人的话而改

    开什么国际玩笑,他说这话,倒不如说潘长江还能长个子,中国男足夺了冠来得令人信服。

    叶远要的就是她的这种反应。

    “不信”他眯着桃花眼睨她,“打赌怎么样”

    夏薇上上下下打量他,睁着眼睛道:“赌就赌”她还就不相信他能让顾亦航松口。

    “你说吧,赌什么”

    “嗯”叶远假意皱眉想了下,最后一拍方向盘道:“这样,下周末我要参加一个生日宴会,正缺女伴,你若输了,那天陪我参加宴会吧。”

    夏薇有些不可置信的瞅他,“你会没有女伴”就凭他这双魅惑十足的桃花眼,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女人。

    叶远也不否认他女人多,却道:“这是一位长辈的生日宴会,哪能带她们去啊。”被他老子看到,还不得废了他。

    她们

    夏薇面部肌肉抽了抽,他还真是不假掩饰

    不过,陪他参加生日宴会,第二天她不会陪着他出现在娱乐报头条上吧

    她怀疑的将目光投向他。

    叶远似是看出她的顾虑,开着车平稳地打了个弯,笑着道:“放心,私家生日宴会,不请记者。”

    夏薇挑了挑眉,终是点了头,“好,你若赢了我就陪你去参加宴会,可你没做到怎么办”

    叶远笑,“话说,这事儿做到了是你得好处,做不到你也没什么损失,没做到你就当没有过这事儿不行么”

    “当然不行,你也看到我被你三哥整成什么样子了,若是做不到,你必须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福利很重要。

    ps:呜呜好吧,兔子承认论魄力兔子比不上你们,你们一定是吃定兔子才不点推荐收藏的兔子愤愤握拳要大吼一声:你们赢了这是兔子今晚加更的一章,刚码出来,发得晚了,姑娘们勿怪

    小剧场:

    兔子:鄙视的小眼神唰唰射向对面男人我说顾总,你怎么就这么弱,一点都不帮兔子娘拉人气呢

    某顾:浓眉俊脸连丝表情都没有,看都不看某兔子,淡漠发话人品太差,怪得了谁。

    兔子:愤恨的目光射向他顾三,你再这么嘴欠下去会没朋友滴

    某顾:鸟都不鸟某兔子

    某兔子自动解读了下他沉默中饱含的意思,即“谁在乎。”

    某兔子阴险地笑:“我要给某薇找新朋友”

    某顾眸光一闪,终于有了表情,但某兔子最终解读出含义时,欲哭无泪

    他在无声地说:你果然人品很差

    某兔子泪他果然不是她亲生的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千年铁树开花了

    叶远摇头,“你真现实。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过奖”夏薇来者不拒,笑着接受。这年头物价涨得跟水似的,节操丢得跟屎似的,她不现实点还不得被现实给吞了

    最终以叶远答应请她吃顿豪华大餐为彩头终止了谈话。

    总经理办公室

    叶远翘着二郎腿舒服地靠在沙发上,嘴角痞痞地上扬,一双桃花眼夹杂着戏虐瞅着顾亦航。

    顾亦航头也没抬,刷刷批着文件,半天才出声,声音清冷地道:“你来这做什么”一个月一个月地不在公司出现几次,今天一出现就到他这里来了。

    叶远嘴角的弧度愈加上扬,桃花眼透着坏坏地笑,“三哥,我不就是跟夏薇聊了会天么你用不用这样不待见我啊”瞧瞧这语气,恨不得将他扫地出门吧。

    顾亦航手中的笔一顿,斜着眼看向他,眼中警告的意味甚浓。

    叶远连忙摆手,讨好着笑,“错了三哥,别激动,别激动”好吧,他不该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点子也够背的,早上到了公司他三哥还没到,他就坐在夏薇办公桌上与她聊天,反正无聊,逗逗她打发下时间,一个激动手轻怕了下她的头,然后就见从电梯里出来的,脸色阴沉的他三哥。

    瞬间就觉得阴风阵阵了

    虽然看他三哥变脸他还是很爽的,但这要是建立在被他三哥恶整的基础上,他还是要考虑值不值得的。

    代价太大他玩不起啊

    严秘书就是最好的例子。

    顾亦航冷冷地收回视线,“没事出去。”

    叶远又舒服地靠到沙发上,直接忽视他的逐客令,痞痞笑道:“话说三哥,你真打算让她穿那一套行头在公司蹿”

    他话里隐含着莫名的笑意,顾亦航停了笔,抬头看向他。

    “有什么问题吗”

    叶远噗地笑出来,“三哥,你不会真以为把她包成那样就没人觊觎了吧”

    难得的,顾亦航挑了挑眉。

    “哈哈”叶远笑得更开心了,“三哥,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难道不知道她被包得越严实越是会让男人产生撕了她衣服的冲动”

    顾亦航的脸瞬间铁青,室内的温度仿佛骤然降到了零下。

    “你刚刚说了什么br &gt;</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