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超级环卫工

章节目录 超级环卫工第55部分阅读

    悉,熊大壮不由一惊,就想从地上爬起来,努力了几次却是动都动不了。而眼前的她却只是看了躺在地上的熊大壮一眼,便不在看过来,而是将身体紧靠在旁边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身上。

    “怎么回事”男人一开口就是磁性超然的声音,对磁性动物绝对有着莫名的巨大杀伤力,而在此时的熊大壮耳中听来却是异常刺耳。

    “周少,没事,就是一个垃圾误伤了冯少,我们已经处理好了”已经掏出三菱军刺的高大男人立马不经意的收起军刺,满脸恭敬的弯下腰对着眼前这个男人讨好的道。

    “恩,赶紧处理好”周少却是看也没看躺在地上的熊大壮一眼,转身向着酒店方向走去,而身旁的她却依旧连脚步都没停也跟着向酒店走去。躺在地上的熊大壮在也忍受不住,从地上一下站了起来。

    “站住”熊大壮声音有些颤抖,望着眼前那个异常熟悉的背影。

    “想死”身旁的高大男人脸色一沉,就准备动手。

    “等等”周少转过身来,望了眼站在一旁看也不看这边一眼的冯杜鹃“你认识她”声音异常的温柔,还带有一丝疑惑。

    “不认识”冯杜鹃神色漠然的望了眼熊大壮,随即摇了摇头。

    这三个字却如同炸雷一般立马让熊大壮身子晃了一晃。

    “杜鹃,难道你真的这样绝情,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真的,我为了你已经和家人决裂了,我”

    “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冯杜鹃望着眼前一脸激动一眼深情的熊大壮,眼神虽然一动,却是依旧不动摇,身子也在不经意间的往后缩了下。

    “怎么回事”周少总算是仔细看了眼熊大壮,随即又转过头去望着身旁的冯杜鹃。

    “好”微微有些低着头的冯杜鹃把头又抬了起来,没有回答周少的话,而是转过头来望着对面的熊大壮。

    “既然你这样了,我也不想在和你拖延下去了,今天就把话跟你说明了吧,我都跟你说了,我们不合适,我们以后也不要在见面了,请你以后不要在厚着脸皮缠着我了,看了都觉得恶心。好了,我的话说完了”

    “杜鹃,你说,你到底不喜欢我哪一点,我都可以为你去改,真的,哪怕是你要我立马死我都绝对会去,你是不是被那个花花大少强迫的,不用怕,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丝毫顾不得头上正不断往下滴着的鲜血,熊大壮的眼中满是哀伤还隐隐带着哀求。

    “熊大壮,我告诉你,这世上哪怕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喜欢你的,说实话,你除了会吹牛,你还会什么,都二十多岁了还要靠父母养着,你在看看你自己个子那么矮怎么保护我你能给我想要的生活吗,实际一点吧,你连房子都买不起,还怎么给我幸福好了,我不想在和你说话了,我们到此结束”说着冯杜鹃便转过身去,如小鸟依人般缩进了身旁高大英俊的周少怀中。看也不在看熊大壮一眼,至于他身上的伤则早被自动忽略了。

    “冯杜鹃,你真这么绝情”熊大壮眼睛都不由自主的跟着紧紧缩了好几下,此时的心仿佛被刀割一般,那么难受,那么痛苦。以前的一幕幕不断浮现在他脑海里,那个单纯什么都不懂,曾经给自己带来很多快乐的精灵已经不在了,留给自己最后的却是一个绝情而冷漠的背影。什么海誓山盟,什么甜言密语都早已成了过眼云烟,成了一个过去式的笑话。

    “小子,我告诉你,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我女朋友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脑筋,不然,哼,我绝对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周少用手指异常嚣张的指着熊大壮说道,随着他最后一个字落下,周围还响起一片掌声。

    “周少,要不要”身旁高大的男人赶紧弓身上前,一脸献媚的望着眼前的周少,手还暗中比了个手势。这可是一棵比一旁冯少还要粗的大树啊,冯少凭什么嚣张,还不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这可是一个需要所有人都要去仰望的存在啊。

    “算了,不要让这样的东西打扰到我们的兴致”周少眼神有些厌恶的望了熊大壮一眼,摆了摆手,搂着冯杜鹃的腰,向着酒店大门走去。

    还奢望她能回头望自己一眼的熊大壮,最后却是目送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一同消失的还有心中那份曾经最为纯真的爱。

    “喂,喂,喂”电话那头传来了余婷的声音,熊大壮立马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恩,怎么了”

    “人家跟你说话呢,你干什么呢”

    “哦,刚才地上有只小强正和蚂蚁打架,我一时看入神了”

    “讨厌,一听就知道是在骗人,蚂蚁怎么可能打的过小强,哼,好了,不和你瞎掰了,记得回来时候带些特产,我知道山里面的东西老好吃了”

    “是吗,有多好吃呢,哈哈,你吃过”被余婷这么一说,熊大壮原本有些抑郁的心情也不由好了点。

    “没有吃过,可是人家有听过啊”虽然并没有看到电话那头余婷说话时的样子,不过熊大壮也能大概的感受到这丫头此时估计是眨着大眼睛在说话。而且还是一脸无辜的样子。

    “汗,好了,你自己早点休息吧,我还有事”

    “恩,88”挂了电话,熊大壮随手把电话放到一旁,想了想还是准备把机子关掉,可是手刚准备关机,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见来电显示是郭华的,熊大壮不由叹了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有事说,有屁放”

    “我靠,boss,你就这么和你这样辛勤勇敢,勤劳善良,伟岸英俊的下属说话的”电话那头郭华声音满是受伤的样子。

    “少来,我告诉你,郭哥,你少学张哥那样,到底有什么事快点说,我还在忙”

    “哈哈,难道下属关心一下自己的顶头上司顺便拍拍马屁有什么不妥吗”

    “郭哥,你在乱扯淡,我可就挂电话了”

    “好,好好,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跟你说正经的,最近利比亚被美国以及西方国家联合攻击的事情看到了吧”

    “恩,怎么了”熊大壮不由有些疑惑,美国打利比亚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虽然熊大壮看不惯美国老在世上称王称霸,什么事都要干涉别人国家,但是只要跟自己没利益关系,那自己关它做什么。

    “我们有一个公司在当地受到了攻击,我们的新闻发言人向美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却是被美国政府漠视了,他们根本连辩解的话都没有”

    “什么”原本躺在床上的熊大壮一下坐了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好好的跟我说”

    “恩,好的,boss,我们最近不是有一个分公司开到利比亚去了吗,我们公司现在也逐渐向石油发展了,众所周知现在的石油比黄金的价格涨的还快,谁要是能抢到先机谁就能赚翻,现在世界前几号公司哪个不是靠石油发家的”

    “行了,行了,你就不要告诉我这些了,你就直接告诉我,我们公司被袭击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可以了”熊大壮不由有些不耐烦,真是不知道现在的郭哥究竟是更年期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现在唠叨的都像个老头子一样了,不过随即熊大壮心中忍不住一惊,利比亚被美国攻击不是发生在2o11年吗,怎么提前到现在发动攻击了,难道历史又偏离了轨道“郭哥,你有没去派人查清楚,这次美国政府为什么要攻击利比亚”虽然美国喜欢以自己的武力对别国进行干涉,对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指手画脚,并且巴不得所有国家都听他们的话,可是实际上美国却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国家,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去干的,现在能让美国政府毫不犹豫公然去干扰别国政策去军事打击别国的原因只有几个,而利比亚一向以盛产石油闻名就和伊拉克一般。而如果自己记忆不错的话,此时应该是美国攻打伊拉克才对,怎么会选择打利比亚去。

    “早查清楚了,是因为石油的事情,早在去年,美国政府就通过操盘手对利比亚政府的石油出口进行了干预,导致了利比亚政府当年损失了上千亿人民币,而今年利比亚政府为了报复美国,就把石油价钱抬高了,而且还限制对美国以及西方政府的石油输出,美国对利比亚进行了几次口头警告后,昨天早上就开始进行了军事打击,美国动用了包括停靠在伊拉克军事基地的大黄蜂战斗机在内总共一百三十多架战斗机对利比亚全境所有军事空军基地,防空营进行了定点清除的战术,到今天早上,美国已经动用了超过了三百架战斗机,包括f16,甚至于我们还检测到了美国还动用了刚刚研制不久的f22猛禽战斗机。”

    “停,停,美国不是早就有了f22了吗,什么才刚刚研制不久,郭哥你是不是喝多了,好了,我等下还要睡一会呢,这点事情你去处理就行”熊大壮说着就想挂断电话,以现在熊氏集团的实力,美国敢这么公然轰炸,不是误炸就是准备对熊氏集团下手了,以美国这个全世界金融中心的力量要全力对一个企业进行重点打击,哪怕就是现在最强的微软和沃儿马联手,甚至世界上所有世界前五百强的公司联合在一起也不可能是美国政府的对手。不过熊大壮也并不害怕美国政府敢撕开脸皮这样做,当当是现在的暴熊军团就够美国喝一壶的,而且美国也不敢公然进行全面战争,只要美国不敢公然进行全面对熊氏集团进行军事打击,那么在经济上熊大壮怎么可能会害怕美国,更何况,他也相信在关键时刻,自己的祖国将会是自己最坚强的后盾。

    “哎,boss,这件事你就有所不知了,美国新研制的f22可不是我们上次碰到的那款,而是新款的隐形战斗机,估计是改进版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四倍音速,而且速度极快,隐身性能极好,一般根本不容易发现,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我们发现这架战斗机竟然飞跃了利比亚绕道来到了中国,而且现在还正飞往五铜”

    “恩飞往五铜”一听这话熊大壮忍不住脸色一变,五铜可是自己的老家,也是熊氏集团的重点所在地,难道美国人敢飞到那里去,对公司进行打击要知道现在熊氏集团大楼里可是有不下于五百家世界各大集团公司啊。

    “恩,郭哥,那你照会了美国政府没”熊大壮沉吟了一下不由开口道,在自己刚到云南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还真够让人头疼的。

    “恩,boss,我刚刚不是有跟你说过吗难道你现在在和哪个女人在嘿休”电话那头的郭华边说着边自己不由嘿嘿y笑起来。

    “靠,少废话,这件事情你自己看着处理,有事在给我电话”

    “好的,boss,我只是想先跟你打个招呼,那你早点休息”郭华在电话那头的声又变成了一副严肃的样子。

    挂了电话之后,熊大壮快速的把电话关机了,把电话关机以后,熊大壮不由松了一口气,今天可真是电话不断,还没等他这一口气松完,房间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我顶你个肺啊,熊大壮躺在床上也懒得去接。可是电话却是一直响个不停。

    熊大壮有些不耐烦的走了上去,想把电话线拔断,想了想还是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一点声音都没有。

    “谁啊,打电话又不说话,神经病啊”熊大壮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还没走回床边,电话又开始响了起来,此时忍不住一肚子火的熊大壮转身走了回去。

    “先生,请问,需要服务吗”电话刚一接起,就传来一个有些怯怯的声音。

    “不需要”熊大壮冷冷的就把手伸向了一旁的电话线。

    “先生,请您稍等一下,您能不能帮帮我,我想回家”电话那头的声音被压制了很低。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

    更新时间:2o1411 1:54:43 本章字数:1o953

    “先生,请您稍等一下,您能不能帮帮我,我想回家”电话那头的声音被压制了很低。

    “好吧,那你上来吧”熊大壮的手停在了电话线上,最终还是没有拔掉。

    “谢谢您,谢谢您”

    挂了电话,把电话线也给拔掉之后,熊大壮不由躺回了床上,没过一会,就传来了敲门声。熊大壮走上前去,打开房门,一个清秀,个子娇小的女孩子出现在门前,见到眼前的熊大壮似乎有些害羞的把头低了下去。

    竟然能通过自己保镖的检测,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想到这,熊大壮不由开口道“你刚才在电话里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先生,我能进去在说吗”这个娇小的女孩子忍不住把头抬了起来。脸色却微微有些发红。显得极为诱人。

    熊大壮看了眼她,点了点头,进了房间之后,娇小女孩子把门给关了起来。

    “要喝什么”熊大壮打开一旁的冰箱问了一句。

    “不用了,这里的饮料太贵,您给我来一杯白开水吧”娇小姑娘望了眼熊大壮。

    “哈哈,不用替我省钱,我这是公款消费”熊大壮望了眼眼前这个身材娇小的姑娘,此时才算是认真打量了一下,个子虽然不高,但是身材比例却是恰到好处,上身一件休闲女式粉红色衣服,下身一条七分牛仔裤,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平板运动鞋。不施粉的脸在此时屋内灯光的映射下显得是如此青纯,如此诱人,可能因为紧张,此时的她正把头低下,身体也微微有些颤抖,不大敢抬头看熊大壮。这样的外表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做那一行的,想到这,熊大壮不右微微叹了一口气,自己这次之行果然没错,自己现在赚了那么多钱,也是该帮助一下这些穷人了,

    因为中国的贫富悬殊实在是太大了,有些地方的人,说出来或许有些人都还不信,连十块钱都没见过。

    “不要紧张,你叫什么名字”熊大壮见她不喝,也不强求,到旁边的自动引水机倒了杯开水,把一旁的桌子移了过来,随后把水放到上面。

    “谢谢”娇小的姑娘似乎此时才抬头看了眼熊大壮,随即又快速的把头低了下去。

    “不用,现在能告诉我你在电话那头的意思是什么意思了吧”熊大壮坐在她的对面。

    “我叫陈小小,是广南县黑支果乡鼠街村,木秧寨的,因为家里穷,所以我们族里的人不得不离开家外出打工”说到这陈小小的眼眶补由有些微红。

    “不要急,慢慢说”

    “恩,其实国家给我们那已经拨下了扶贫款了,这个我是知道的,可是十年以来,我们村从来没有见到过扶贫款,而且还要上缴很重的税,上不起,就到我们那里抓人,没办法,我只有逃了出来,想到外面赚点钱,可是刚一下火车就被人给骗了”说到这,陈小小似乎又有些不好意思。

    熊大壮望了眼对面的陈小小,现在外面的骗子太多,瞎编乱造的,以假乱真的实在是数都数不清,可正也是因为这些专业的骗子,才导致了现在的人越来越冷漠,见到可怜的人不敢去帮,生怕是骗子,见到老人倒在地上,不敢去扶,生怕被敲诈。即使眼前这个女孩子是个骗子,熊大壮也决定去帮一下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他们叫我跟他们走,一个月可以拿一万多,我就相信了”陈小小脸色不由有些微红“后来跟他们来了之后,刚开始他们对我很好,带我去好玩的地方玩,请我吃好吃的,那段时间,说真的,真是我出生以来玩的最开心的一次,我从来都没见过那么多好玩的东西,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那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是遇上好人了,可是过了几天,他们就变了,那一晚上他们冲进了我的房间”陈小小说道这,眼泪不由流了下来。

    “事后,他们告诉我,假如想和刚开始一样,有好吃有好玩的就必须听他们的话,否则他们就要给我毁容,并且还告诉我让我自己好好考虑清楚,是乖乖的听他们话,还是就这样回到那个穷沟沟里去,继续受穷,而且他们还给我拍了很多那种照片,我实在没有办法,其实我真的很想回家,我真的很想回到家里去,我宁愿受穷,也不愿意在做这样的事情”说到这里,陈小小的情绪不由有些激动。

    “恩,那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知道我会帮助你”熊大壮听到这,心中却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其实很多出来做小姐的很大一部分都是被逼迫的,如果不是生活的无奈,谁又会选择去做这一行呢。

    “其实,我在窗户上就看到你是从一排排长长车队下来的,而且我看你身旁还有好多保镖,但是我看到你对自己的保镖包括服务员都是客客气气的,所以我才决定给您打电话,想让您帮忙”说到这,陈小小似乎又有些不好意思,悄悄的看了眼熊大壮。

    哦听到这,熊大壮不由有些哑然失笑,她这样的决定无异于是生死只在一念间,假如自己不是她想象的那种好人,这丫头今后的命运估计会变的更惨。

    “好了,这么晚你该回去休息了,晚上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也不太安全”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之后,熊大壮忍不住习惯性的开口道。

    过了一会,见对方并没有开口说话,熊大壮不由抬起头来,只见陈小小正一脸泪意的望着自己。

    “那个,我怎么了”熊大壮不由有些尴尬。

    “我刚刚求您的事情,您听清楚了么”陈小小的声音却是有些哽咽。

    “听清楚,听清楚了”熊大壮不由连忙开口道。

    “那我刚才和您说什么了”陈小小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熊大壮。

    “厄这个吗”熊大壮一时间却是有些卡住了,原本确实是听清刚才陈小小和自己说了什么,可是一时间却又是想不起来了,熊大壮不由暗骂一声该死。

    “我就知道您根本没听进去,打扰您了”陈小小却是惨然一笑,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向着熊大壮鞠了一躬,站了起来,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等一下”熊大壮却是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转过身来的陈小小立马脱起了身上的衣服。

    “我不是这个意思”熊大壮连连挥手,原本衣服穿的就不多的陈小小没一会便脱的只剩下一件内衣,似乎有些害羞,陈小小转身向着床上走去,拉起床上的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盖住。

    “我不是这个意思”

    “先生,请您快点吧,您刚才说的是包钟服务,时间不多了,等下时间到了,不管您做没做,都是一样要收费的”仰躺在床上的陈小小却是一脸冷意的道。

    “陈小小,你把衣服先穿起来”熊大壮却是拣起了地上的衣服。

    “你是不是嫌弃我脏,还是嫌弃我不是个了”躺在床上的陈小小突然问了一句,原本正弯着腰拣着地上衣服的熊大壮不由一愣,抬起头来“恩”

    “就知道你们男人看中这个,难道你们男人就只在乎女人的身体算了,不说这个了”转了一下头的陈小小悄悄的把眼泪擦拭掉,随即又转过头来“竟然您嫌弃我脏的话,那我等下就用嘴吧,您放心,您是我接待的第一个客人,那些人要我用嘴那样,我都没去,我的嘴巴很干净的,请您放心”

    “陈小小,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一手抓起地上衣服的熊大壮却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以前的他的几个女朋友都是因为不是的原因和他分手的。

    “先生,我不想在说第二遍,还剩十分钟,时间一到,就是三百块”

    “钱不是问题,我只是想跟你说清楚,你真的没必要那样”熊大壮皱了皱眉头。

    “那还说什么,你是想包夜么,对不起他们不让包的”说着陈小小又转过头去,悄悄的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

    “你们住在哪里,带我去”熊大壮却是皱了下眉头。

    “你说什么”陈小小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转过头来。

    “要想离开这个地方,你就先把衣服穿好,然后在带我去你住的那个地方”

    “恩,那太好了,您是说真的,那里还关了很多好姐妹,这下有救了,太好了,太好了”陈小小高兴的差点没跳起来,刚从被子里跳出来的陈小小却是突然“哎呀”的轻叫了一声,发现自己现在已经是着身体,不由又赶紧双手环胸钻进了被子里“你,你赶紧转过头去”陈小小此时一脸羞的通红的样子,让熊大壮看的不经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连忙哦了一声转过头去。

    “这是你的车”等车开到身前的时候,陈小小似乎还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竟然是真的,稳重大气,全球限量版的熊氏跑车,超酷的车身,全战斗机般的流线型,采用了最新的肽合刚打造,时速最高达到8ook小时,加速到一百公里,只要零点一秒钟。现在这种车刚一上市立马就受到了所有爱车者的狂热追捧,据说这辆车现在的价格已经炒到了十亿人民币的天价,而且还有价无市。

    “你喜欢车”见陈小小呆呆的站在车身前,一脸痴迷的样子。

    “哦,不是的,不是的”陈小小立马慌乱的准备钻上车,却是怎么也打不开车门。

    “呵呵,这门不是这样开的”熊大壮冲陈小小笑了一下,把手指放在了车门前一个小凹曹里,随即车门自动无声的打了开来。

    “谢谢”陈小小低头说了声谢谢,刚一坐进车里,陈小小就忍不住轻叫了一声“好舒服”全仿照人体设计,尽最大满足人体舒服和空间设计的熊氏汽车,几乎将所有的条件发挥到极限,也难怪现在在世面上这么手人追捧,这简直就是爱车者必备的一个好伙伴。

    “你到底是谁”陈小小不由转过头来望着熊大壮。

    “大胆”原本正坐在前面开车的刘哥立马转过头来。

    “算了,刘哥,不要吓坏她”熊大壮却是轻笑了一声,随即冲着被刘哥吓的身体有些哆嗦的陈小小柔声道“你说我是谁哈哈,我只不过是有几个臭钱的,浑身充满铜臭味的商人”熊大壮这有些自嘲的话却是让原本有些紧张的陈小小一下笑了出来,边笑还边看了一眼又开始专心致志的看着车的刘哥“那人是你保镖吧,好神奇,好厉害啊,那眼神真可安排”

    “哈哈,是吗”熊大壮却又是大笑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姑娘给她一种妹妹的感觉,让熊大壮忍不住有种想要去呵护,去保护的冲动。

    “你家有几个人”

    “我”正好奇的打量车内装饰的陈小小抬起头来“我家有我爸,我妈,我爷,我奶,我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陈小小掰着手指头数完,一脸天真的样子,却是没来由的让熊大壮心中为之一痛,就是那些禽兽让这个原本天真无邪的女孩,提前感受到了这个社会黑暗的一面,以前的自己或许对这些还素手无册,不过现在的自己却绝对不在允许在自己的范围内在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些挨千刀的将会得到他们该有的惩罚。

    车子一路顺着陈小小的指点来到了她所在的家里,还没下车,坐在车里的陈小小却是突然哎呀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望着脸色突然变的惨白的陈小小,熊大壮有些奇怪的望了她一眼。

    “我现在还没回去,我爸惨了,不行,我得回去”说着陈小小就挣扎着想从车上下来。

    “你爸怎么了,是吸毒了,还是赌博了”

    “不是的,我爸他是酒店打杂的,也是他们帮忙介绍进去的,要是这么久发现我没回去,他们肯定会打我爸了”

    “你怎么不早说”熊大壮说着冲着坐在前排的刘哥开口道“刘哥,麻烦你开车回去接下”

    “好的,老板”根本没有半句废话,车子就在路上来了个急转弯,即使在告诉行驶中,甚至于现在的急速转弯,坐在车里面的陈小小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三号车,二号车,马上回酒店去接一位姓陈的老人,注意,这名老人正被一伙人控制,必要时候可以动用武力”车子依旧是平缓的向着陈小小刚才所说的路上开去。

    “怎么还不开回去”此时的陈小小却是一脸焦急的坐在车里大声道。

    “放心吧,我都差点忘了,那酒店是我一个很好的哥们开的,放心吧,你爸不会有事的,那地方你就不要在回去了,我们的人会处理好的,你还是带我回你家看一下吧”边说着熊大壮边忍不住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人在自己酒店还能有事吗,只要查出这个老人,带回来只是一句话的事情,看来以后酒店还是要加强管理,像这种进行交易的事情,是要坚决制止了。别人熊大壮不管,但是在自己酒店是绝对不允许发生这种强自卖滛的事情。

    “可是我爸他,你们认不出来的”陈小小却依旧是有些不放心。

    “呵呵,你就安心在车里吧,要不你先睡一会吧,等你到家了,你爸估计也到了”

    “可是我”此时陈小小虽然是一脸担心,不过望着眼前的熊大壮她后面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只能不时回头张望着。望着眼前的陈小小,熊大壮不知为何竟然想到了以前自己的大姐,何尝不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在外面奔波,受累,而自己却还不理解她,时常和她们争吵,看来这一次回去是要好好去看下三个已经在读大学的姐姐了。

    此时的陈小小哪还睡的着,不时的在车里挪来挪去,一副焦急的样子,熊大壮也不理她,而是独自的闭目养神起来,好几次陈小小都忍不住要开口说话了,可是一见到把眼睛闭上的熊大壮,把说出口的话又不由的咽了回去。

    终于车子在又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后平稳的停在了一栋破旧的楼房前,几乎是在同时,熊大壮睁开了眼睛,一旁的陈小小却是突然用手挡住了熊大壮的视线“我家有点破,你呆会,呆会”说到后面,陈小小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熊大壮却是笑着一把推开了陈小小的小手,从车里走了下去。此时正是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四周静悄悄的,根本听不到一点声音,除了四周汽车发出的微微轰隆声,就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借着车灯,熊大壮清晰的看到了眼前的这一栋房子,不由有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在这个年代,竟然还有人住在用黄泥搭建的房子里,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吹洗了,眼前这栋黄泥搭建的房子早已经失去了本来的面貌,墙上已经出现了许多大小不一的洞,上面糊弄了一层报纸。

    “进去看看,对了,现在去你家不会打扰到你家人吧”刚准备往前走的熊大壮,不由又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正有些不好意思的陈小小。

    “啊不会的,不会的,我妈见到您高兴都还来不及呢”陈小小立马大声的叫了出来。

    “是谁啊,这么晚了”随着一声有些苍老的声音,原本黑呼呼的房子里亮起了一盏微弱的灯光,而且这盏微弱的灯光似乎还在走动,就在熊大壮以为自己眼花看错的时候,一个身上披着衣服的老奶奶,手上拿着一盏煤油灯打开了大门,走了出来,似乎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车前的大灯光,老人立马转过头去。

    不用熊大壮吩咐,四周的车邓同时熄灭了。老人这才转过头来。

    “是娃回来了吗”

    “这是你奶奶吧”熊大壮冲着身旁的陈小小说了一句,也不等她回答就向着老人快步走去,一旁车里的刘哥立马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堆营养品,赶紧跟了上来。

    从刘哥手上接过那一大堆营养品,熊大壮立马递在了老人的手里。

    “老奶奶,您好,这么晚了,打扰您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是小小的朋友”熊大壮大着声音道。

    “哦,你好啊,你好啊”老人望着手上突然多出的一大堆东西,原本有些疑惑的脸盘一时间变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随即转过头去大声道“小明,赶紧出来了,你姐回来了”

    随着老人的话音刚落,一个七岁大的男孩子从房间里钻了出来,似乎有些害羞的躲在了老人身后。

    “大娘,这么晚了,你们都该睡了吧,可真是不好意思了”熊大壮一脸歉意的说道,随即用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包口香糖,放在了他的手里。

    小男孩却是回头看了眼身旁的老人,见老人点了点头,这才收了下去,还异常客气的说了声“谢谢”

    “哈哈,这小男孩可真懂事”

    “妈,我们进屋说吧”身后的陈小小却是走上前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哦,好的,好的,一时间都忘记了,你们都是小小的朋友,怎么能让你们站在这里呢,快进屋坐,屋里有点乱,小明,赶紧上床上坐去,对了,给客人倒杯茶,哎人老了,很多事情都忘了,不好意思了啊,小伙子了”

    “没事的”此时的熊大壮心中却是异常尴尬,眼前这个外表看起来岁数很大的老人竟然是陈小小的母亲

    “你怎么不告诉我”经过小小身旁的时候,熊大壮忍不住轻声道。

    “我刚才又没告诉你她是我奶奶”陈小小却是忍不住白了一眼熊大壮,随即走了进去,跟在身后的熊大壮忍不住摇了摇头,只能苦笑了一下,跟了上去。

    在熊大壮他们进去之后,门口立马站上来两个高大的保镖,刘哥回头看了一眼,随即也快速跟了上去,并且抢在了熊大壮之前,就已经把整个屋里打探了一遍,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站到了熊大壮身后。

    “小伙子,你也坐,你也坐”等几个人都落座之后,陈小小的母亲却是对站在熊大壮身后的那个高大保镖有些好奇起来。

    “不用了,老奶奶”还没等刘哥把话说完,熊大壮却是转过头来,从来没有看过刘哥会流露出尴尬表情的熊大壮不由笑道“刘哥,你也坐吧”

    “是的,老板”刘哥见熊大壮如此一说也不在犹豫一下坐在了一旁,整个身体崩的笔直。

    “小伙子,你姓什么啊,在俺们几不要这么规矩,俺们家是比较脏破一点,您就讲究一点”

    “怎么会,老奶奶”原本身体崩的笔直的刘哥忍不住腰也跟着弯了一下,坐在一旁的熊大壮忍不住有些好笑。

    “您喝水,您喝水”正在屋里端水的陈小小走了出来却是不由有些紧张和拘束,把水放在了熊大壮和刘哥身前。

    “呵呵,伯母,您住在这里应该有段日子了吧”熊大壮冲着小小说了声谢谢后,开口问道。

    “恩,是的,是的,屋子有点暗,您不要介意啊”老人冲着熊大壮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不会的,其实您也可能觉得意外,我们这么晚来打扰您休息还真是不好意思呢,只是今天我过来是要代表告诉您,您女儿已经被我们熊氏集团录取为雄伟酒店的连锁分店经理了,恭喜您培养了一个好女儿”熊大壮站了起来。

    “啊。分,分经理”老人显然没想道熊大壮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不由一下有些惊讶的愣坐在了那里,就连站在一旁的陈小小显然也是没能想道,也是呆站在了那里望着熊大壮。

    “呵呵,不用惊讶,伯母,这是您女儿应该的,经过我们集团长期的考察和审核,您女儿确实非常符合这个职位,所以这次我是代表熊氏集团来跟您说的,希望您的女儿以后能再接再厉”熊大壮一脸笑意,不过心中却是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老师到家长家表扬小孩子一般,感觉有些别扭。

    “啊,我”一旁的陈小小却是没有想道熊大壮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随即反应过来,有些感激的望了眼熊大壮。

    “呵呵,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原本我是想等回去在通知你的,这次竟然伯母也在这,刚好就顺便告诉你了”还没等陈小小在说什么,坐在的那刘哥却是摸了摸挂在耳朵上的耳麦,随即站了起来,来到熊大壮身前轻声说了几句,熊大壮点了点头,冲着一旁的陈小小开口道。

    “小小,你爸回来了”

    “什么,老陈回来了”原本坐在凳子上的老人不由高兴的站了起来。

    “爸”一旁的陈小小却是早就高兴的飞奔了出去,虽然和自己父亲工作在一个地方,不过陈小小却是根本没有见过自己父亲一次。

    “是爸爸回来了,爸爸”原本躲在床上的小男孩也立马高兴的跳下了床,向着外面飞奔而去。

    熊大壮跟了出来,只见此时外面已经交叉的打亮了两盏探照灯,一个矮小的老人出现在了院外,此时正被陈小小用力抱着,而一旁的小男孩则是在那里又蹦又跳的,显得异常高兴。

    “爸,对了,这就是我跟您说的恩人”陈小小用手擦拭了一下有些微红的眼睛,用手指着站在身后的熊大壮。

    “啊,谢谢您,谢谢您,我们全家都要感谢您的大恩大德啊”眼前这个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老的多的老人突然来到熊大壮身前,趴的一下跪在了地上,就要给熊大壮磕头。

    “老人家,快起来,快起来”熊大壮赶紧伸手去扶,看着这个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大年纪的老人,熊大壮忍不住有些心酸的感觉。

    “真的很谢谢您”而一旁的陈小小也跟着走了过来,跪在了熊大壮身前,她的弟弟也是一样。

    “你们这是做什么”熊大壮却是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同时也是感觉异常的酸楚,或许对于这些人来说,根本没办法解决的事情,自己只需要一个电话,甚至一个眼神就可以解决。

    “刘哥,人都带来了么”

    一旁的刘哥望着眼前这一切,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几个人你告诉这里的余局长,就说是我说的,全部都判无期”熊大壮一脸霸气的说道,刘哥默默的再次点了点头。

    “卡点起来吧,你们在不起来,我也要给你们跪下来了,就这点小事,你们就</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