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诡命法医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又是‘熟人’

    ,诡命法医!

    沈三不是什么大人物,却是聪明人。

    他在河边苏醒后,撇下所有人来到这里,我并不怪他。

    说是拜把子兄弟,他毕竟是我跟瞎子‘绑票’来的,所有跟我的亲近,带有太多敷衍成分。

    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他,也会不管不顾的只想尽快回到家,把门关起来,好好消化这段离奇的经历。

    他来到这里,自然也在第一时间觉情况不对。换了一般人,多半会变成没头苍蝇。可沈三是四灵镇的人,虽然此四灵镇非是彼四灵镇,但作为原住民,他不可能像我一样,寻摸不到丝毫的踪迹。

    人在彷徨的时候,都会想找倚靠。

    对于沈三这个老光棍来说,能够倚靠的,恐怕就只有他原先的东家汤爷了。

    所以,当大背头说,这里是她家的时候,沈三的出现,在我看来也就不奇怪了。

    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在‘新的’魁星翁诞生的这一晚,在汤家,我会见到一个怎都无法想象会在这里见到的人。

    围坐在饭桌前的,绝不像是一家人。

    靠窗的一个,四方大脸浓眉大眼,赫然就是我在睡娘娘庙里,通过灵觉见过的汤守祖。

    另外两个,同样是身着古代服饰的中年男人。

    这两人的穿着看似平民,却又和之前见到的那些百姓不大一样。穿着类似,可气质难以掩饰。同样是定格不能动弹,这两人的神色间,都透着一股惯走江湖的草莽意味。

    “大哥……”

    大背头喃喃喊了一声,疑惑的看向我。

    沈三“咕嘟”咽了口唾沫,低声对我说:

    “这里是四灵镇,但不是我住的四灵镇。看服饰,这里全都是古代人……我一现不对,就想着来汤家,因为汤家真是四灵镇的老人。我寻思就算见不到汤爷,见到……见到他家祖辈,心里也能安生点。呼……你也看见了,这位大爷铁定是汤爷的先人,可是他也和这里的其他人一样,都……”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和潘颖先别说话。

    脚步沉重的走到我关注的那人身旁,仔细看,他一副面沉似水的模样,面前杯盏酒菜似乎是没动过,只双目低垂,一只手伸在怀里,像是在取什么东西。

    大背头和沈三一直都跟在我身后,大背头上下打量了那人一眼,小声对我说:

    “这人我不认识,你猜,他在掏什么呢?我跟你说吧,你还真不一定能猜得着!”

    我低声问:“你知道他想掏什么?”

    大背头“切”一声:“还能有什么,钱呗!我大哥是公门差官,十次抓到犯人,八次就会有人上门说情。送来的金银财帛,真是什么样的都有。可你也知道我大哥是什么样的人了?最后对方说明来意,就只一个结果,就是被轰出去。”

    我摇摇头:“第一,你现在还是该捋捋脑子,认清楚你自己是谁。第二……我跟你打赌,这个人,掏出来的东西,绝对不是金银财宝。”

    大背头嗤之以鼻:“跟我打赌,你铁定输!你就说,赌什么吧?”

    我心里虽然混乱,但却知道,这个时候更要保持冷静。

    因此,听她这么说,我下意识的思维进入自我调节状态,突奇想的对她说:

    “我跟你赌,如果他掏出来的,不是值钱的东西,那从今以后,你给我把型改了。”

    大背头斜睨着我,手指耙了耙头,“找茬不是?叫板?跟我叫板?好!我就跟你赌!我要是输了,你说怎么就怎么。可你要是输了呢?”

    我耸耸肩,做了个悉听尊便的手势。

    大背头很认真的想了想,忽然叹了口气,“唉,算了吧。你要是踹了徐洁,跟岚岚在一起,那你就不是徐祸祸了。你和岚岚真是有缘无分,别人也不能强求。不如这样……”

    她眼珠子骨碌一转,指了指我脚畔的小豆包,“你刚才不是喊它包爷,说要跟它混嘛。这么着,你要是赌输了,你就拜它做大哥得了!”

    我点头:“好,一言为定!”

    沈三急着反对:“别啊!二哥,你要跟这狗崽子拜了把子,那我和大哥不都得跟着饶进去嘛!”

    大背头冲他瞪眼:“我们俩打赌,你掺和什么劲!大不了各论各的!”

    说着,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居然径自把手伸进那人怀里掏摸。

    我犹豫了一下,没拦她。因为在意识中,我已经认定,除了徐魁星和徐碧蟾等有限的几个人,这里所有的人都会一直处于定格的状态。

    可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大背头刚把手伸进那人怀里,对面突然传来一声低呼:“大事不好!”

    “哎呀妈……”

    大背头‘做贼心虚’,差点没仰八叉栽过去。

    我和沈三、阿穆也都被吓了一跳,阿穆急着蹲到墙角,我拉着大背头和沈三本能后退。

    刚退后两步,身前那人竟然也有了动作。

    只见他一只手仍是探在怀中,眼睛却是凌厉的逼视着对面的男人,厉声道:“管好你的嘴!”

    我刚才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人的身上,并没有留意他对面的人。这时看去,那人除了一袭难掩的江湖气息,实在貌不惊人。要说有什么特别,就是鼻子下方和上嘴唇之间,有一道竖直的疤痕。

    兔唇?

    我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的同时,眼珠转动,小声说了句:“三瓣子嘴?"

    我声音不大,却是故意说出来的。

    对面的人确实像是天生兔唇,后来经过外科医治一样。或许很多人会说,老年间哪会有人做外科手术?那我只能说他孤陋寡闻。泱泱华夏,上下五千年,就不说华佗提出给曹阿瞒做开脑手术了,单是行走在乡野间的那些‘野郎中’,对一些表皮的创伤实施‘手术’的例子都举不胜举。

    三瓣子嘴忽然开口,并且能够行动,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然而,他才刚说了一句,就遭到了我面前这人的喝叱。

    一时间,不光这两人,正坐的汤守祖也从定格中恢复,变得‘正常’起来。

    可是,我故意说了声‘三瓣子嘴’,在座的三人,却没有一个有丁点反应。

    沈三眼珠转了转,绷着嘴,把一只手伸到桌子中间快一晃,立刻缩了回来,看了看三人的反应,转向我长吁了口气,“他们压根看不见咱们。”随即苦笑:“二哥,你真是阴差吧?我已经死了?要不然,咋会看到这么邪门的事呢?”

    话音没落,就见对面的三瓣子嘴端起酒杯,猛地一饮而尽,将杯子重重在桌上一顿,“向南兄,你精进了?如若不然,你连家伙事都还没掏出来,就能算到我想说什么?”

    我面前这人仍是面沉似水,把手从怀中抽出,手里却什么都没有,只凝眉看着三瓣子嘴说:

    “你我同属金典,为了相同的目的前来。你是想救人,还是想害人?”

    三瓣子嘴本来对他很有点不忿,闻言一怔,接着竟自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你这破嘴,又要犯老毛病了!”

    那个被称作‘向南兄’的男人短叹一声,冲他摇摇头:“算了,少说话。且先让我算一算。”

    说话间,再次伸手入怀,掏出一样东西轻轻放在桌上。

    随着“哗啦"一声轻响,大背头双手抱住大背头,哀呼一声:“完了,这老瘪犊子,怎么掏出个铁算盘来……”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