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权门妃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留下陆小旗

    看着李均脸上的泪水,苏皖有些愧疚。

    明明已经决定,在小孩子面前,不要让苏芮太难堪。

    可当她发现苏芮看着自己的时候,还是没管住嘴。

    苏皖移开了视线,她不愿意让小孩子难过,但‘误伤’后,她也没想过补救。

    杀人的是李长青,可苏芮无辜吗。

    尤其是苏芮几次直接和间接的,让苏皖难堪、难受,都是不可争论的事实。

    李均是苏芮的儿子,这些事即便和他无关,但苏皖也不会对李均有太多的爱心。

    反而苏晴,没有经历苏皖经历过的事情。

    见李均防备的看着自己,‘善意’的点点头,没有任何回避的举动,直到李均自己回头看着苏芮。

    “均儿,别哭,这里是娘的家,往后也是你的家”

    苏芮抱起李均,擦掉李均脸上的眼泪,扬起微笑说道。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苏芮这是当着老夫人的面故意这么说,让所有人都知道,苏芮和李均不是外人,而是苏家人。

    这样的举动,老夫人默许也默认了。

    众人自然不会不开眼的再说什么。

    这一日之后,苏芮便带着李均在苏家住下。

    不过两人的住处有些说法,被老夫人安排在了长房,苏芮原先的住处,而不是另外准备一个院子给这母子俩。

    这样的待遇,说不好是好是坏,但苏芮心里一定是不舒服的。

    未出嫁前住在长房,她是长房嫡女。

    现在她带着一个孩子,还是儿子,这样住在长房,绝不是多好的安排。

    不过也不完全是坏事,至少住在长房,可以避开二房和三房的人,且长房上下,也不敢有人对她不敬。

    海棠院。

    “总算是舒服了”苏皖满意的说道,还不顾形象的伸了个懒腰,舒服的眯起眼睛。

    她说的舒服,不仅是看到苏芮不好,也是因为‘亲戚’终于走了。

    “小姐,大姑奶奶那里,您就这么算了啊?”绿衣试探的说道。

    苏皖不是小气的人,可也不是多大方的人。

    至少被苏芮暗算过这种事,不该这么简单的过去吧。

    身为苏皖的丫鬟,绿衣自然是向着苏皖的。

    压根没想过,什么姐妹亲情,苏皖不该多计较这种事。

    “自然不能这么算了,不过要报仇,不一定非要做些什么”苏皖笑道。

    “你且看着,她苏芮往后的日子,无需有人给她使绊子,她也不会过得多好”苏皖又说道。

    绿衣不太懂,一旁的林嬷嬷却很懂。

    这种从小备受宠爱的大小姐,怕的不是苦日子,而是心理上的落差。

    且后院里,长房的处境不算好,还都是拜苏芮所赐。

    时日久了,苏芮会因此得到‘报应’的。

    “对了,明月酒楼的事,如今查的怎么样了?”苏皖问道。

    绿衣摇了摇头。

    “据说什么都没查到”绿衣说道。

    苏皖皱眉。

    “出动了这么多人,居然没查到”苏皖诧异说道。

    此事苏伯通为主,城守尉为辅,都几天了,居然什么都没查到。

    “据分析,苏城早有暗哨,所以才这般难查”绿衣说道。

    “呼~”

    吐出一口郁气,苏皖非常无语。

    “小姐可想过,让小旗留下,您如今正好缺了一个一等丫鬟?”林嬷嬷忽然说道。

    绿衣不着痕迹的看了看林嬷嬷。

    “小旗是找嬷嬷说好话了?”苏皖反问。

    陆小旗想留在她身边的事,只当着她的面说过。

    林嬷嬷眼神虽好,但除非陆小旗主动提起,让林嬷嬷说项,林嬷嬷又觉得可行才会在苏皖面前说这样的话。

    果然,林嬷嬷点头了。

    “小旗是私下找了奴婢,奴婢觉得可行,尤其出发的日子也定下了”林嬷嬷说道。

    没错,去京城的日子定下了,就在李长青下狱当天。

    苏家三房的三个小姐一同出发。

    这几日,海棠院一直在收拾苏皖的行礼。

    “小旗背上的伤已经没有大碍,赶得上咱们出发,您身边要有一个身手好的丫鬟比较好”林嬷嬷说道。

    她虽然也有些身手,只是大多是花拳绣腿,能起到的作用有限。

    陆小旗不同,从漠北而来。

    漠北的女子,各个都不是好惹的。

    又见绿衣看着自己,林嬷嬷面不改色。

    “绿衣有绿衣的好,能伺候您起居,小旗却能管着些外面的事,而且您身边必然要补齐两个一等丫鬟,与其想法子讨人,或是被人安排人,小旗反倒是不错的选择”林嬷嬷继续说道。

    这些话说在了苏皖的心坎里。

    红珠肯定是不能用了,出发前,府上肯定要再给她安排一个一等丫鬟。

    但哪怕是苏沐风亲自安排,也打消不了苏皖的防备心。

    陆小旗的身份固然也有疑点,可好歹有过‘合作’,苏皖的接受度会高一些。

    “嬷嬷火眼金睛”苏皖说道。

    这没头没脑的,一旁绿衣听的莫名其妙,林嬷嬷却明白其中意思。

    “小姐有小姐的想法和隐秘,奴婢也有奴婢的本分”林嬷嬷说道。

    林嬷嬷看得出来,苏皖有许多‘不可告人’的事情和想法,她从来不会主动提及这些,但却会为苏皖做些准备。

    “既然她想留下,那便留下吧”苏皖说道。

    这算是应了陆小旗的意思。

    如此一来,陆小旗的奴籍,也算是落到了实处。

    “如此,我身边的人,进京的名单也该定下了”苏皖说道。

    林嬷嬷、绿衣,现在又多了一个陆小旗。

    至于其他丫鬟婆子,苏皖交给林嬷嬷全权负责。

    “把红珠给长房送过去吧,还有她的两个兄弟,长辈们,一个不拉,却都送去”苏皖又说道。

    红珠是长房的人,平日里什么都不用做,连苏妙出嫁当日,遇到李长青的时候也漏没有半分痕迹。

    可在绿衣的房中,却不顾一切要去报信。

    可见红珠对长房的衷心。

    “她也算是清醒的,那样了,也没有放弃背后的主子”苏皖讥讽说道。

    门窗紧锁,明知道会暴露,还是走出那一步。

    可惜门窗没有被打开,还被床上的陆小旗抓住。

    苏皖心中不免可惜,这么衷心的人,衷心的却不是她的海棠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