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枭宠女主播

章节目录 005 吐血的道歉过程

    方凝下了节目,中午随意吃了些,打算下午去找程一笙说说她这倒霉事儿,婆婆来了如同大难来临,这次真是躲都没地儿躲了。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没想到她刚吃过饭,婆婆马兰就带着笑走了进来

    方凝立刻受惊地站起身,说道:“妈,您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马兰没有坐,就站在办公室里说:“别急,妈知道你下午没节目,我替你约了大夫,咱们现在就走吧”

    原来是这事儿,谁急啊方凝心里哀叹,这么快就来考验了,她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心里虽然各种想法、各种不满,可脸上却丝毫不敢流露出来,她站起身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约上了,那咱们赶紧去”

    没办法,态度还得积极,否则婆婆大人肯定不高兴。

    果真,马兰一看方凝积极的态度,满意地笑了。她微微颔首说道:“方凝,你也不用有压力,咱们就是调理调理身体知道吗”

    “妈,我知道,医生早跟我说过,现在没毛病但怀不上孕的人很多,就是放松心情”方凝一脸想开的表情说。但是她想不开,这种事儿放谁身上谁急,她能当成什么事儿都没有吗她觉得自己里外不一,心理都快阴暗了。

    马兰哪里知道儿媳心中如此复杂的活动,她微微一笑,说道:“那就好”

    两人到了一个诊所,方凝心里就嘀咕,这么小的诊所,能看的了这么大的病可是这小诊所生意却是异常火爆,里面坐满人不说,外面还站着不少人。

    马兰小声说:“你看吧,这可是名医,多少人慕名而来”

    方凝赶紧点头附和。

    马兰进了门,由于提前预约过,所以没有排队,直接就进去了,一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坐在桌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戴着金边眼镜,看起来倒是个教授的模样。

    马兰十分恭敬地说:“张大夫,我儿媳检查了身体没有什么毛病,可就是怀不上,您给看看吧”

    “坐下吧”张大夫开口,看了方凝两眼,说:“我先给你把把脉”

    方凝立刻把手放到脉枕上,她一向都是看西医,这种方式感觉很新奇。

    张大夫仔细摸着她的脉,过了一会儿才说:“换另一只手”

    方凝又把左手放上,这次时间稍微短些,张大夫再说:“张开嘴,我看看舌头”

    方凝忙把舌头又伸出来,让对方去看。

    张大夫点了点头,然后拿起笔,开始写方子,一边写一边说:“你的毛病就是宫寒,平时是不是喜欢吃些冷饮人的身体应该是暖的,阳气足了就不易生病,阳气弱了寒气大了,什么病都会来找。女人如果喜欢吃冷饮,冬天臭美不穿暖,或是露腰装,都会导致宫寒然后不易受孕,我给你开点中药调理一下,不是什么大事”

    马兰一听,心中大喜,她认定这就是症结所在,只要这个小问题解决了,儿媳就怀上了。她立刻说道:“我就说西看不出这些,这下可好了”

    大夫的眼睛翻出眼镜看她一眼,然后说:“这也不是万能的,还是要放松心情为主,如果只想要孩子,次次都那么紧张,再正常也怀不上”

    “是是是,我现在都不敢给她压力”马兰忙说。

    方凝心想,这还叫没压力她现在都压力山大了

    医生快速地写了方子,然后递给方凝说:“好了,现在去拿药吧”

    方凝赶紧如接圣旨一般接方子,马兰拿过方子说:“我去、我去”

    方凝心想,她还没怀呢,就拿她当怀孕的,生活不能自理了说实话,婆婆这殷勤的态度,真让她心里受不了,如果再不怀上一个,她都内疚了。

    十分钟后,马兰跟方凝走出诊所,身后的保姆拎着一堆草药,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过去。

    方凝明白,大家这是羡慕她看完了、不用等了她感慨,婆婆还是很好的,否则她也得像这些人一样等着。

    “方凝,回去我就让吴嫂把药熬上,晚饭后你就开始喝啊”马兰嘱咐道。

    “妈,知道了”方凝说完赶紧说道:“妈,下午我约了一笙谈节目合作,我直接去她那儿了”

    让她一下午对着婆婆,真是太痛苦了,不是她对婆婆不敬,而是她受不了婆婆对她太关心,她早就习惯了在外面打拼没人关心,她妈都不关心她,现在婆婆那么关心,她不习惯。

    “好吧”马兰吩咐司机先到程一笙的工作室,然后才语重心长地说:“方凝,妈不反对你发展自己的事业,不过现阶段还是把孩子的问题解决了,你看一笙不也是先生了孩子才成立工作室吗你的工作不要太重了,那样不利于受孕”

    什么都跟孩子挂钩,方凝无比的痛苦,她还是点头,说道:“妈,我知道,我就是先商量一下,有动作也是生完孩子再说”

    “等你生完孩子,妈给你出钱成立一个工作室也行”马兰表示出对方凝工作的支持。

    方凝苦笑,她一个财经主持,弄什么工作室啊弄了也有人看毕竟财经频道肯定不如娱乐频道收视高。她要是出来单干,那就是饿死的结果。

    一路上马兰给方凝画了个大饼,表示她多么的支持工作,多么的希望方凝跟程一笙能有一样的高度。

    方凝苦啊,她不过是随口说一句,就引来这么多的事,早知道她找个别的理由了。

    总算到了程一笙的工作室,她下车后松口气,然后向里走去。

    要说这殷权绝对有私心,把程一笙的工作室弄到了尊晟旁边,就是不约好,一天也能偶遇个两次,殷权对老婆的粘可真是发展到极致了。

    方凝想的真是不错,刘志川早就发现自从太太的工作室成立后,殷总出去的频率多了,只要听说太太往外走,殷总不绝对能找到正当理由往外走。

    偶遇你总不能说打扰你工作吧

    至今刘志川想到殷总初次装偶遇的情形都忍不住笑,那日殷总站在路边,笑得如沐春风,十分温和地微笑道:“嗨,老婆,真巧,我们又遇见了”

    然后就是太太那忍无可忍菜色的脸

    程一笙上午应付走了邬婉心,下午来了方凝,她笑着说:“我今天光做知心姐姐,不用工作了”她把文件夹往边上一推,电脑也合上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你诉苦的”方凝瞪着眼睛问。

    “你都写在脸上了,难道还不明显吗”她靠在椅子上,摆出倾听的架势问道:“说吧,怎么了”

    “还不是你家娃太可爱了我婆婆受刺激,今天带我去看中医,我现在要过天天喝中药的日子了”方凝郁闷地说:“你还不知道吧,昨天回去,发现婆婆已经搬进我们家了,这架势是不怀她不肯走,连哭都用上了,你说我的日子啊”方凝越说越苦,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程一笙的脑子还是清醒的,她没顾方凝的诉苦,而是问道:“检查了,什么结果”

    “说我宫寒不易受孕,我还从不知道宫寒这东西呢”方凝耸了下肩。

    程一笙注重养生,当然是了解一些的,她态度认真地说:“看来还真是有点问题啊,宫寒的确不易受孕,你治治倒是好,中医调理身体还是不错的,我看你就想开些,反正你自己去看病,不也是这样更何况现在有人伺候你喝药,多好”

    “程一笙,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天天看着我婆婆那希翼的目光,浑身就不自在,我真是羡慕你没婆婆”

    方凝报怨的话刚说完,程一笙跟着就说:“方凝,你可别乱说”她说着,还往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放低声音说:“这种想法,有都不能有,知道吗这要是被有心人听去,那可是大麻烦你想想,如果阮如城听到你说这样的话,会多伤心”

    方凝只是随口一说,也没多想,经程一笙这么认真的对待,她怔了半晌才说:“我就是随便说说”

    “你不知道祸从口出吗你呀,就是嘴比脑子快,都三十的人了,可不能再这样了,来,我给你开导开导”程一笙先问:“你受得了殷权那样的吗”

    方凝赶紧摇头。

    “那你觉得你婆婆和殷权,你选择一个相处,你选谁”程一笙又问。

    “当然是我婆婆了,你家男人,那就不能归为人类”方凝一脸受惊吓的样子说。

    “因为殷权的妈妈早逝,所以殷权才是这样的性格。也因为你婆婆是个合格的女人,所以阮无城的性格才很好。我不是要你把她当亲妈一样看,可是你要学着和她相处,将来她们老了,你们也有可能住在一起的所以学会如何相处,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这很重要”程一笙说道。

    “一笙,我就是奇怪,有些人天生就会跟老人相处,比如你。可我就不行,我总觉得不自在”方凝苦恼地说。

    “这就是你心里没想明白啊,你想想开始殷权的爷爷还对我有意见呢,还给我下绊子,现在不是照样过的很好感情也是慢慢处出来的,住一起时间长了,自然就有了亲情,自然就会牵挂了”程一笙说道:“你现在是刚开始不适应,你不用总躲着,就是该干什么干什么,看到了就你家人一样聊几句,不用太刻意,慢慢的你就会觉得自在”

    “这个过程好像很痛苦啊”方凝还是愁眉苦脸。

    “是你把事情复杂化,把你婆婆想的妖魔化,凭心而论她是个很开明的人,比起许多极品婆婆,她算是很正常的,你就把心态放平,你跟别人都和的来,跟她还不行吗”程一笙劝道。

    “一笙,我就是佩服你这方面的能力,唉,有些东西真是让人望尘莫及的,怪不得你这样优秀”方凝叹气说道。

    “有的时候人克服心理障碍也是一种能力,你总是在暗示那个人不好相处,那她就真的不好相处了,你要心态放积极一些,不要在心理上先给自己设障碍,慢慢的你就会发现,和长辈相处也不那么难”程一笙耐心地说。

    程一笙的话对方凝来讲还是有帮助的,方凝心里的疑惑解开之后,才说道:“你现在特别忙吧,对了,你说今天光做知心姐姐,今天还谁来了”

    “哟,你记性还挺好,这么一句话居然都记得。上午邬婉心来了,想求我要份工作,我答应了”程一笙没有隐瞒,告诉她了。

    “什么邬婉心真要跟孟浩天离婚她跟孟浩天都”方凝想起那天在一笙的温泉别墅,孟浩天显然跟邬婉心有什么了。

    “那又如何比起贞洁更重要的是自由于幸福,邬婉心是个明白人。相对于高家的二千金来讲,我更加欣赏邬婉心这样的千金”程一笙暗指殷铎的老婆。

    殷铎现在算是被收拾惨了,没有靠山,父母都进去了,他收入没了来源,只能靠高诗悦给,高诗悦能让殷铎去玩女人吗所以能够想象出来,殷铎的日子过得如何。

    “说的倒也是,反正这次孟浩天让阮无城也不爽,这样吧,也算我一个,到时候我把自己的房子留给她住。”方凝仗义地说。

    程一笙笑道:“公司有宿舍,你的房子就留着吧”

    程一笙真正担心的是,把方凝扯进来,毕竟方凝还有婆婆公公,如果到时候演变成孟家跟阮家的事,那就麻烦了。程一笙觉得既然自己已经被扯下水,那就没必要扯上更多的人,她还是希望好友能够专心调理身体,赶紧生个可爱的宝宝出来。

    “得,我想出力都没办法”方凝随口说道。

    “你别胡思乱想,好好调理你的身体”程一笙说。

    “好吧,我知道你忙,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啊”方凝说完还没站起身,程一笙的手机就响了。

    程一笙拿起来一看,脸色微变,说道:“是幼儿园打来的,不会有什么事吧”

    方凝立刻打消走的念头,等着程一笙接电话。

    程一笙听了对方的话,不太相信地重复了一遍,“什么殷子瑜打人了”

    对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程一笙又说:“好的,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就过去”

    程一笙挂了电话,方凝也不相信地问:“糖豆会打人怎么可能啊”

    她了解这干儿子,一向稳重懂事,他照顾人谁都信,他打人,那可就不信了。

    程一笙当然也了解自己的儿子,她站起身收拾东西说道:“幼儿园没细说,只说打的是李家孩子,人家强调的是让我去接,估计怕殷权过去”

    “我觉得吧,你应该让殷权过去”方凝可是护赎子护的厉害。

    程一笙笑,说道:“殷权来了,肯定二话不说以为对方欺负糖豆的,刚才人家老师也说了,是糖豆把人给打了,而不是被打,我还是先了解了解情况再说”

    “我跟你一起去”方凝来了精神。

    “你真是闲的,回头建议闵台给你增加点工作”程一笙笑她。

    “闵台恨不得让我不用工作,还给我加工作”方凝嗤道。

    “怎么着这么容不下你了”程一笙问她。

    “不明显,可是做法让人一目了然,我现在就一档节目”方凝耸下肩说:“不过我也乐得轻松,最重要的别停就行”

    “我看你就趁这机会好好专注你怀孕的事,事业等生完孩子后再说”程一笙出主意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懒得跟他计较”方凝说道。

    两人说着话,一直到了幼儿园。程一笙表现的并不焦急,毕竟现在糖豆没有受伤。

    程一笙进了门,看到屋里站着的不仅有两个孩子,还有李家太太,也就是老李头的儿媳,李正乐的奶奶。

    屋子里所有的人看到进门的是程一笙后,不约而同地都松了口气。所有人都害怕来的是殷权,那这事儿就不用说了,人家殷权不追究就不错了。

    如果是别人家的孩子,李太太早就闹开了,现在面对着程一笙,李太太还收敛着点,不过还是说道:“孩子闹矛盾,但也不能把我们孩子打成这样啊,你瞧瞧身上这伤”

    李太太指着李正乐身上的伤说。

    程一笙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垂头丧气的儿子问:“为什么打人”

    她的语气并不严厉,只是询问的语气,她知道儿子不会无缘无故打人,所以不管出了什么事,她都得先把原因问清楚。

    糖豆是个条理清晰的孩子,他立刻抓住机会说道:“糖糖排队滑滑梯,李正乐把糖糖推到地上了,他不排队。后来我追上他,让他道歉,他不但不道歉,还推我。后来我又追他,他还是不道歉,他还推我,我才动手的”

    意思明白了,李正乐先动的手

    李太太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她问李正乐,“是不是这么回事”

    “不是不是,是他打我”李正乐撒泼道。

    李太太看向程一笙,程一笙说道:“这也好办,哪个孩子在撒谎,看看监控不就行了”

    程一笙对自己的孩子是极有信心的,她相信糖豆不会撒谎。可是李太太对自己孩子没信心,孩子是个什么模样,她心里也清楚。她又改口说:“就算是我们正乐不对,那也不应该给打成这样吧”

    程一笙说道:“正乐的医疗费我会给出”

    小孩子能有多大力气打伤了也就是青了,皮都没破,连药都不用擦,过几天就好了。

    李家也不是缺钱的人家,缺这点医疗费她不甘心,又说:“给我们打成这样,总得道个歉吧”

    程一笙看向老师说:“既然事情由殷子瑾而起,那把她也叫来吧”

    李太太看着程一笙,心有防备,不知道她这是要干什么

    老师赶紧点头,园长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最后要是李家要不到说法,估计就得找幼儿园要说法了,她真不想收这孩子,到处打人,打了别的孩子,别的孩子碍于李家也说不出什么来,这是打了殷权的孩子,李家还不敢怎么着。否则的话李家还不得给打回来

    糖糖本来就委屈,又怕哥哥挨训,一见到妈妈像是见到救星,立刻就哭了,“妈妈,李正乐欺负我,妈妈”

    何止是程一笙,连方凝的心都碎了,这小公主不仅是全家捧着,她家也捧着,程一笙还没开口,方凝就先问道:“糖糖,摔疼了吗让干妈看看来”

    “疼,浑身都疼”糖糖本来就会告状,比起告状,她比李正乐可强多了。

    方凝赶紧说:“呀,可别摔出内伤来,这得看看吧”

    李太太气的都要吐血了,推一下就出内伤了讹人也没这样的吧

    程一笙还是公平的,她说道:“李太太,我不会偏袒自己的孩子,做错了就是要道歉”

    李太太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跟着端起了架子。

    程一笙接着说:“按照事情发展的先后顺序,应该是正乐先对推糖糖一事道歉”

    李太太的面色微变,显然没想到程一笙这样说。

    方凝跟着说:“对啊,推人也不对,这个也要道歉咱们讲的是理啊,对不对”

    这么多人看着,话赶话赶到这里,李太太也不好不承认之前的话,她只好拽了拽孙子说:“正乐,你跟殷子瑾道歉,快点”

    李正乐不干,又叫:“我没推她、没推”

    程一笙又一次开口说:“干脆还是看看视频吧,万一要是冤枉了孩子可就不好了”

    李太太也不是个傻的,她一看那说话清楚的殷子瑜不怕看监控,就知道肯定人家没说谎,自己这孩子总是欺负别的孩子,回来都说没欺负。

    其实李正乐是霸道惯了,推一把成了习惯,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推了。

    反正李太太要面子不看视频,她也生气了,一拍孙子的后脖训道:“快道歉,赶紧的”

    李正乐看奶奶生气,没有靠山,只好说了一句,“对不起”

    勉强算是道了歉,李太太心里本来就憋屈的慌,这下子可以要求殷子瑜道歉了吧

    她万万没想到,程一笙说道:“正乐推了子瑜两次,子瑜才动的手,所以正乐应该先就推子瑜的事道歉,然后子瑜再向打人之事道歉”

    方凝差点没笑出声来,她以为就自己护赎子,没想到程一笙比她更护赎子,并且护的方式更加高明。

    对待教育这个问题上,程一笙并不想惯孩子,可她也会根据情况来定,按道理说事。今天糖豆打人的确不对,但这是事出有因的,对方两次推人糖豆才动的手,说明之前是忍过了。现在她不能让孩子感觉父母保护不了他,所以她才这样做的。

    李太太却气的快吐血了,这是来道歉的吗没有诚意涮人玩的吧如果对方不是殷家的人,她早就不忍了。

    幼儿园的园长跟老师也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状况,不过几个人心里还是痛快的,因为这李家不讲理惯了,每次李正乐欺负别的小朋友,李太太都说“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正常的啦”,从不会跟人家道歉。现在程一笙这种方式,真是大快人心。

    李太太就衡量了,自己的孩子已经道过一次歉,现在等不来对方道歉自己岂不是很亏可明明应该对方给自己道歉,自己先道歉然后人家再道歉,岂不是更亏自己孩子道歉两次,对方道歉一次,还是亏啊

    怎么算,不管是道歉还是不道歉,都是亏,李太太心里这火拱的,不知有多旺,可对方拿理讲话,她又反驳不出什么。

    于是李太太只好说:“正乐,你跟殷子瑜道歉,快点”

    怎么也得听到殷子瑜道歉,好歹是殷权的儿子,跟自己的孙子道歉,也不算亏了

    典型的自我安慰

    李正乐还是明白的,他委屈地叫:“是殷子瑜打了我,为什么让我道歉我不道歉”

    程一笙又说:“要不还是看看监控视频吧,千万别冤枉了孩子”

    这话到现在为止,程一笙说的是第三遍,也是对自己孩子有信心的母亲,才会这样。

    前面都没看,后面还看什么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反正说个对不起,你就得跟我道歉。于是李太太又拍了孙子后背说:“让你道歉你就道歉,哪那么多废话要不回去跟你爸说,让你爸收拾你”

    显然这话还是有用的,李正乐也顾不得自己是委屈的,爸爸那座大山压下,她先顾眼前的烦恼,于是她乖乖地道歉说:“对不起”

    说的很是不甘、很是气愤

    李太太心里舒了口气,心想总算轮到你跟我们道歉了吧

    糖豆可不像李正乐那么费劲,还不等程一笙说话,糖豆就一本正经地说:“李正乐你别哭了,是我不该打你。下次你也不要推别人了,这样多不好。你要是改好了,我们还是好朋友”

    不是,道个歉而已,说句对不起不就完了一个孩子家家的这么多话干什么他是道歉了,还带教训人的,我家孩子我还没教训,轮到你一个小孩子教训了

    不过孩子是单纯的,却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心,李正乐听到对方道了歉,也很大度,抹把泪说:“我不推人了,殷子瑜,我们还是好朋友”

    贱不贱啊把你打完了,你们还是好朋友

    园长忙说:“看看,这两个孩子那么快又要好了”

    程一笙表态道:“正乐的医药费我们都包了,如果需要拍x光之类的也没有问题”

    小孩子能跑能跳,谁没事儿会带着孩子去照辐射李太太更气了

    算她倒霉李太太歪着嘴说:“算了,我们先走了”然后拉着不争气的孙子走了

    上了车她还教训呢,“你说你,要不你就别跟别人打,打了你就别和他好,你这算什么真是气死我了”

    程一笙带着糖糖跟糖豆上车,方凝笑着说:“糖豆,下次好好练习一下,怎么打人没有伤”

    有这么教育孩子的吗不过程一笙没吭声

    糖豆看妈妈没有阻拦,开始想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大概是从小生活环境的影响,糖豆的思维方式和大人差不多,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这么小的孩子心思都如此慎密,更不要提大了是什么人物了只可惜“糖豆”这悲催的名字,他不能拒绝,还没办法拒绝大人这样叫他。

    今天糖豆保护了糖糖,糖糖早就忘了早晨的事,现在更是“哥哥”长,“哥哥”短的叫。

    由于还没有到下班时间,所以程一笙直接把两个孩子带到公司,方凝回家准备喝中药去了。

    殷权听说孩子们都接回来,他哪里还有心思工作于是光明正大地翘班去看两个宝贝孩子

    “爸爸,哥哥可厉害呢,他今天保护我了,把那个讨厌的李正乐打哭了都”糖糖一上来就报告了这一喜讯。

    殷权也不问因果,上来就说:“打的好不过李正乐欺负你了”

    程一笙生怕殷权找人家算账去,于是接过话说:“小孩子玩的时候,难免误伤,李正乐推了糖糖,糖豆让李正乐道歉,他不道歉,两次推糖豆,糖豆这才动了手”

    “什么敢推我们糖糖,我”

    殷权还没说完,程一笙便开口道:“你行了,小孩子的事,既然已经解决,你就别掺和了”

    殷权知道老婆的作风,他虽然没说话,可脸上带着不悦。

    程一笙又说:“现在是咱们把人家孩子打了,你没看那个惨估计人家回去还不定怎么不高兴呢”

    “不行,我也得让糖糖学点本领,不然将来被人欺负怎么办”殷权不放心地说。

    小糖糖在一边听着,听到这个,马上说道:“爸爸,我也想像哥哥一样厉害,下次我跟哥哥一起上课”

    “那你到时候可不要坚持不下去”程一笙说她。

    女孩子学些防身本领当然好了,本来想着糖糖太小,大些了再学,现在既然孩子有兴趣,现在学一点基本的也没什么。

    糖糖扑闪着明亮的眼睛,一脸的兴奋,保证道:“我能坚持下去”

    她还是小孩子,想不了那么长远,向来都是先答应再说,到时候反正她也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李家也议论到这一步了,觉得有必要让孩子学点什么。李正乐的伤,自然把李家给震惊了,不过听了事情的经过,老爷子还是清楚的。

    李太太不甘心啊,说道:“爸,您看这伤,这么小的孩子给打成这样,关键那程一笙还特气人,先让我们正乐跟殷子瑾道歉又给殷子瑜道歉,最后那殷子瑜道个歉还把我们数落一顿,真是气死我了”

    老李头说:“正乐都让你们给惯坏了,老欺负别的孩子,你怎么不说这回欺负到殷权头上,你就忍了吧。殷权没为爱女来找你们算帐,你们偷着乐就算了”

    老李头可是知道殷权对糖糖的宠爱劲儿,这回没登门,真是给他面子了

    李正乐的妈肖静一直没开口,因为这个家里她的地位轻,婆婆能在老爷子面前说上话,可是她却不行。

    这件事不了了之,作为母亲的肖静可咽不下这口气,现在是她的孩子被打成了这样,没个说法就这么算了

    于是回房后,肖静问丈夫李子默,“我说,正乐的事儿就这么算了”

    李子默正在脱衬衣,他侧头看她一眼,问她:“那你想怎么样我跟你说,我手头有个项目正在跟尊晟洽谈,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人家是不是合作还不一定。”

    “生意那么多,除了尊晟你就不能做别的家了”肖静就是看不惯人人都拿殷权当老大的样子。

    李子默扯了下唇,唇边划过一个嘲讽的笑,“尊晟的生意,随随便便就是几千万,谈成一个,一年的任务都完成了,你说呢”

    肖静不吭声了,生意上面她又不懂。

    “正乐被你们惯的不像话,我看找个时间,你带上他,上门找殷权的太太道个歉”李子默不温不火地说。

    肖静一听就火了,她蹭地站起身说:“李子默,现在是咱们儿子被打了,被打还得上门去道歉你不给我们出头就算了,现在还让我去讨好我做不到”

    “正乐欺负的是殷权的心尖,推谁不好,那殷子瑾是随便推的吗在n市谁不知道,得罪了殷权也不能得罪殷权的小公主,你不知道”李子默声音带着讥诮。

    “反正我就是不去,我咽不下这口气”肖静赌气地说。

    “你”李子默也有点火,他看她半晌然后说:“算了,你不去我去”

    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去跟一个女人道歉,肖静想不出这样的场面,到底她做不出不管,于是只能妥协说:“好,我去”

    李子默并不意外,他挑了下眉说:“既然你答应我了,那你就别把事情给我搞砸了”

    晚上方凝喝上了婆婆让人精心熬制的中药,喝完后她就恶心的难受,吐也吐不出来,恶心极了。

    方凝躺在床上,难受的说:“阮无城,要不咱俩离了,你找个能生孩子的吧行吗”

    阮无城本来就不同意妈妈这么折腾方凝,现在一看老婆难受成这个样子,火气更大,他二话不说就冲到楼下,质问道:“妈,方凝难受成那样,我看中药就别喝了”

    “那怎么行这可是我求人才见到的大夫,你问方凝,她也见了,那么多的人想看病都看不上。她这是不服中药味儿,忍一忍吧,不然一辈子没有孩子”马兰心里虽然也心疼方凝,但孩子的问题,让她也顾不得大人了。

    “妈,那个要不我住您那去”阮无城又换了一种方式。

    “行了,你那点想法我还不知道你住我那儿,想跑就跑了是吧我跟你说,这次就算你跟我翻脸,断绝母子关系,我也得在这儿住下去,只要我不死”马兰早就下定决心了,为孩子就得拼死一搏,否则这小子就不让方凝治疗。

    阮无城对于母亲这决心给惊的目瞪口呆,这阵仗是不是也太大了至于吗

    “我跟你说啊,方凝现在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她是宫寒,不易受孕明白吗现在就是要给她暖宫,这样她的肚子里,才能够有孩子,知道吗”马兰耐心地讲着。

    阮无城不管那么多,他指着楼上说:“那总不能让她一直这样忍着吧,您看的什么大夫吐又不能吐,不吐又难受,怎么办反正一直这样喝药,我可不准啊”

    “那你说怎么办我这累死累活的为谁”马兰也火了。

    “这辈子没孩子我也不想她难受”阮无城早想这么说了,爱有没有,随其自然

    “你个浑小子”

    楼上方凝受不了,给程一笙打了电话,她还不知道楼下快打起来了,她恹恹地说:“程一笙,我要死了”

    “方凝,不会中药苦一点,你就受不了吧”程一笙笑着问。

    “那倒不至于,问题是我喝了中药,恶心的要命,气都喘不过来”方凝无力地说:“好像大病一场似的”

    “嗨,这事儿啊,你那是不服中药,简单的很,你在中药里滴点姜汁就行,不用太多,否则辣,这样你就不恶心了下次再开药,问下大夫,可以的话给你里面加点良姜,喝上几副,你就没有恶心这毛病了”程一笙快言快语地说。

    方凝一听来了精神,问她:“不是吧,这么简单你怎么什么都懂啊”

    “这是小偏方,医生报上登的嘛,无意中看到了,你知道我爷爷外公岁数大了,也要吃中药的,我当然会留意这些”程一笙说道。

    “我真是爱死你了,你就是我的福星”方凝想着以后不用受罪,心情好的很,简直要从电话线里飞过来亲她一口。

    “行了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程一笙受不了方凝的肉麻。

    “好了好了,我赶紧下去告诉他们这个喜讯”方凝心情大好,挂了电话就往外跑。

    结果下楼后,看到楼下要打起来的场面,不由的怔在了原地

    本书由首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