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 章节目录 1 电车安静无声地缓缓驶动,尤於现在是交通离峰时期,区间车上的乘客并不多,三三两两松散地落坐在各处,有人低头沉睡补眠、有人顾自划动手机页面,各人有各种事情要忙,没人有多点心思去管旁人的一举一动。 陆竞宸伸手拉了拉帽T,好让宽松的帽延能够再下坠一些,遮去小半视线的同时也让其它人更看不清他的容貌。 虽然他已经戴上了口罩,算是已经彻底遮掩住自己的样子,但是他还是不喜被人打扰。 现在的陆竞宸只想安静思考令他困恼多日的人。 邓理,一个长相清秀,气质文雅笑容醉人的男孩,他并不知道当陆竞宸本人第一次与他面对面接触时,那心跳能跳得有多快。 简直快到都已经发麻、作疼。 虽然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半天,工作也只是最普通的杂志外拍,却让路竞宸立刻下定了决心,自己一定要追到邓理不可。 就说他一见锺情,为此满脑子发热发涨也无所谓,为了能以最自然的方式接近邓理,他可以说日也想夜也想。 r0ur0u隐疼的额角,一GU想吐的yUwaNg让路竞宸脸sE白了几分,随即紧抿着唇好让自己当真不会吐出来。 他简直不能想像自己在公共场合中失态的模样,他就是忍到全身发疼也要忍到下一站到站不可。 微微弯起身T,本来挺直靠紧车门旁塑胶玻璃的身T也因为一直压不住的呕心而下意识地双手环抱紧揪着自己,彷佛只要他这样作,就能减少一些不舒服感。 少数人发现了陆竞宸的异样,经过目光的观察之後,发现到他是因为晕车想吐时不免眼带不满地退避远去。 其中不乏有人皱紧眼眉,嘴中不住啧啧几声,就怕他真喷吐Hui物在这密闭车厢,弄脏地板物品已经够教人心烦,更别说之後车厢里还会始终飘着GU异味,久久不散,任谁也不想闻着这GU怪味直到目的地,指不定待久了连身上都会沾上一些。 「你还能忍着起身吗?」一双远b陆竞宸还要纤细的臂膀突然闯入他眼前,那温和的声调引得陆竞宸不得不抬眸看着他。 轻轻的摇头,在旁人看来稍嫌轻挑随意但已经是陆竞宸最大的努力,早就瘫软跌坐的他现在连动根手指都没劲。 看他脸白到不b萱纸有多少差别的惨况,宋稀沉默了,立马将随行包中的塑胶袋给掏了出来,拉开袋口就往陆竞宸嘴旁凑。 「快吐吧!忍久就更加不舒服。」宋稀毫无勉强地劝着陆竞宸别忌讳,直接一口气吐个乾净也好过忍着。 陆竞宸像是忍过了头,一双眼紧闭着连觑着宋稀一个目光都嫌累。 「我让你吐,你就爽快点吐吧!」举着袋子久了,宋稀也不管现在投注在他身上的探究目光有多少,就是执着,非要陆竞宸顺他的意。 坳不过宋稀,陆竞宸也只能张开嘴一GU脑地全吐了出口,反正有人肯承着他吐的Hui物,自己又何必要矫情忍着。 陆竞宸吐得倒也快,少顷便将肚里的东西全给出清乾净,而宋稀更是动作利索地递上漱口用的瓶装水与纸巾,待陆竞宸好不容易脸sE稍微缓了过来,宋稀这才将袋口绑个Si紧不让一点怪味冒出。

章节目录 2 旁人见着陆竞宸没事了,这又纷纷专注起自己原先的事物,顿时压在两人身上的视线又少了好几道。 见陆竞宸力脱到当真是一时半刻爬不起身,宋稀也就直接由蹲改坐陪着对方一起,不让陆竞宸一个人独坐而显得格外徒兀。 「要吃吗?吃点酸梅会让你感觉舒服点。」宋稀又往自己的包里掏,一袋零嘴话梅又神奇的出现他手上。 嘴里苦到发涩,陆竞宸也不推拒就拿了颗酸梅往嘴里塞「谢谢,我没想到我们第二次见面时会是这样,让你看到我难堪的一面了。」 眨巴着一双懵眼,宋稀定睛看了陆竞宸一眼後这才灿笑道:「我就说你怎麽那麽眼熟,本来还想说我是不是记错,原来真是你陆竞宸啊!」 「你是邓理的经纪人,名字是……?!」陆竞宸边努力回忆,头也不自主地微微向旁边歪去。 「宋稀、宋朝的宋,稀少的稀。」说完,宋稀习惯X地掏出名片就要递上,见陆竞宸并没有要收下的意思,这才又收回身上。 「上次初见面就已经收过,不用再浪费给我,你要哪站下车?我预定下一站下车。」陆竞宸一感觉自己身T状况好了些之後,连说话的力道也显得强劲不少。 眼珠子转了转,宋稀也不起身便对陆竞宸道:「就让我陪你下车吧!反正我接下来没事也只是回家,可以吗?」 「宋大经纪人,我只是回去我所属的事务所,你也用不着跟着吧!还是你太想去别的事务所逛逛?」又或者醉翁之意不在酒,完全是冲着他来。 痾了声,宋稀的呆愣沉默让陆竞宸发现或许他真得不过是单纯想陪自己离开车站好确定他的安全无虞。 润了语气,陆竞宸又恢复初见的友善「就让我请你喝杯茶感谢你的帮忙,只不过是在我们小小的事务所里。」 见陆竞宸的态度没这麽冰冷,宋稀也没多想欣然答应,彷佛刚刚两人间的小磨擦并未造成什麽不愉快。 随着下一站车站即将到点,宋稀参扶着T力还有些虚弱的陆竞宸起身,虽然宋稀扶的手势并没让陆竞宸感到不舒爽,但陆竞宸还是装作不经意地尽量避免与宋稀的过多接触,对於陌生的旁人,陆竞宸的心底总是会有几份严重隔阂甚至隐约拒绝。 对於邓理所抱持的好感,路竞宸简直毫无理由全盘接受,说一句玩笑话,这除了前世缘份所牵引以外他还真想不出其他理由说服自己。

章节目录 3 缓缓飘过眼,以淡然的目光偷瞅着宋稀。 满心认真搀扶着自己的男人,有着一张不甚起眼的脸孔,没有几斤两肌r0U的弱身板,搭配着一身简便的黑西装,就算埋入人群堆中路竞宸也能立马找到。 现在,平凡没特sE的点也能成为一个特点。 尤其身处在各路人种都能找到的演艺圈里,宋稀的传统脸盘意外惹人目光,不但不遮蔽手中艺人的光华美貌,更能时不时地当片绿叶衬托着,以绝对的低调一再无言凸显,简直是当经纪人的好苗子。 原先还以为这男人本事不高,但看到他今天如此从容的COS哆拉B梦,变东变西,就只差没变出个任意门外带他离开。 为此,路竞宸不由得想推一推挂在鼻梁上专门遮掩面容的太yAn眼镜,感X低喃一声:看来,我的人生经验值有点低,待我去练练,再来向兄台讨教。 想归想,路竞宸还是一路安静,将感叹话给咽了下去。 冷YAn高清贵、强势独霸帅的形象可不能有半点损伤,这是他的人生目标也是他的基本,虽然内心吐嘲会稍稍跑题,不过不碍事。 「稍等我一下。」以命令句而非请求句,路竞宸让宋稀在原地等他,人便转入一旁专卖日式大福甜品的小商店中,店虽小但摆设商品的玻璃柜却放置着许多口味的大福,看着一颗颗鲜nEnG饱满的样子,不难想像出它的美味绝非只是缪赞。 提着两盒综合口味的大福礼盒信步而出的路竞宸,此刻的自在闲适神情一再冲撞麻痹着宋稀自认强劲有力的心脏,连目光都舍不得移去半分。 怎样g人心魂的美人、美景他没见过,久而久之习惯之余,宋稀虽然也会在初见时不免惊愕一把,但绝计不会为此而失了态,失了态也就失了专业。 宋稀可是很忌讳这类事发生,毕竟你不能料到你眼前的人会不会因为你一个眼神而惹得不快,今天的出格之举算是万万没想到的失态。 「你吃吧?大福?」路竞宸突然想起,邓理在自己的官网上曾写过自己很Ai吃大福,特别是大福中的人气王草莓大福,更是Ai到恨不得将它的同伴全都消灭光,连一颗都不残留在地球上苟活。 「吃。」宋稀噙着笑容回应,其实最喜欢吃大福的是邓理,他是标准的咸食Ai好者,向来不太Ai吃过甜的东西,但只吃一、两颗还是可以的。 光看宋稀平淡温和的表情,路竞宸也知道这位宋经纪不过是惯X的应和他的问话,他根本就一点也不喜欢。

章节目录 4 灿星艺能公司落坐在一间商业专办大楼中,占据着二楼最边角的小小一处,没有华丽的门面,只有一块小小的门牌指引着上门客方向。 目前尚未培养出足以承接公司招牌的炙手明星之前,灿星艺能公司在业界内最多不过就是些小有名气的小小公司,但因为年轻又颇具企图心,手上更拥有不少多样多款的年轻人,因此倒也能接上不少生意。 而外貌极优又天份颇高的陆竞宸自然可说灿星里头目前最被看好的一位明日之星,先前能与小有名气的邓理一起外拍杂志也是灿星极力争取的结果。 毕竟邓理所属的艺能公司可是业界中第二大,若非路竞宸够能衬托出邓理,一可Ai一俊美的组合引得了所有眼球,这小小的外拍企划怕也是最终连提也不用提个鸟蛋,直接在对方的冷哼中,学个无声P般消失。 「小宋,好久不见。」宋稀人尚未踏入灿星门口前,路竞宸的经纪人眼尖发现了他,只见他亲切熟稔地立马就对着宋稀一个熊抱,彷佛两人好到足以互相换肝换肾的换帖兄弟。 默默往後退了一步,王yAn浑然天成的自然熟行为也同样是业界一绝,宋稀早就见怪不怪「王哥好,今天刚好路过就想来看看哥,应该没打扰到王哥吧!」 「就算哥忙到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不陪nV友也一定要挤出时间来见见你啊!……你拿这包h土水做啥?瞧瞧这水量还挺大包。」王yAn好奇心泛lAn以食指托着下巴观察着。这双刺lU0lU0的目光看得路竞宸不住翻白眼,顺手强抢过那袋证物打算去厕所处理乾净。 呵呵笑着,宋稀的嗓音乾的很。 「正巧,我们来聊聊之前竞宸跟邓理合作的事。」话风一转,王yAn可没忘了眼前人可是b他还有更多门路能塞人上舞台前,虽然他现在带个小新人,可架不住他之前带过的人里头如今都是有名有权的大明星,这一手拉拔起的革命情感,偶尔请对方卖卖好也是可以的。 路竞宸能搭上宋稀这班顺风车可谓交上好运。 宋稀心知肚明王yAn的算盘是怎样打的响当当,而他也不是第一个想利用自己的人,演艺圈内本来就是鲜少有所谓的真心朋友,这样直白地摊在日光下说着也b较合着宋稀的脾胃。 「其实邓理与路竞宸的合作也挺不错,就连那位号称特别难相处的摄影师也说他俩一起的画面格外有意境,还说下次若还是他们外拍,他愿意再cH0U空拍摄。」好听话宋稀也会说,加点调料修饰也不算过份。 「听小宋这句,我总算是安点心了!」王yAn同样扯嘴一笑,要是照片品质不过关,在场一路监督现场状况的宋稀早就连连打回票,立刻要求灿星换人再拍。 看来,他用路竞宸来下这步棋算是用对了。 便见一旁沉默无语的路竞宸正施施然地端着木盘将手上的茶水甜点分置两人手旁,王yAn的茶点心与宋稀不同,宋稀cH0U个眼神瞟过立在瓷盘上的咸蛋糕,白sE的糕T中夹着一道h褐咸香r0U燥末,整T看来很诱人胃口很得他的喜好。

章节目录 5 「小宋。」再亲热地喊着,王yAn拿起小叉子豪迈不过地自巧克力大福中央切开成四块,大嘴一张,阿呜一声便是消灭一角「最近有没有“好消息”能让我们竞宸跟你家的邓理一起合作,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有熟悉的人在,好过跟个不熟的人打交道,你说是吧!」 可向来会在身後T0Ng上你一个冷刀,都是熟人居多。 宋稀暗自腹诽并啜了口温热的绿茶。 他手上确实是有个好消息,借此卖个好给王yAn也不坏,谁让他对於路竞宸还当真抱持着几份怜才之心,在拍摄时他所窥见自路竞宸身上所散发出的耀眼光芒可不假,那是唯有天王巨星才能拥有的自信与从容。 「今天是有一家厂商发话说要制作新一期的CM,不同於以往采取天王天后代言,这次打算要找清新面孔的小明星来当主角,主角方面需要两个东方面孔的年轻大男孩,当然……邓理是主角之一,我势在必得,至於另外一位,就看徵选的部份。」 宋稀说的自信,王yAn倒也并非不信,就说他的门路多、人源又广,抢个角sE也算合情合理,毕竟宋稀还留个名额给大家分去,也不算多恶霸。 「不是公开徵选?」王yAn好笑地挑着眉尾,一脸的饶富意味高深模样。 「不是。」低头切块适中的蛋糕细细咀嚼着。 「你头上那家的意思是?」艺能业界第一大也同样表示出脾气第一大,老二都明摆着拿走一份好处,剩下的部份岂会任它从指缝间滑走? 「还不知道呢!若不是我跟那厂商代表平时就会多聊几句,这消息想必还瞒会着大夥好一阵子。」 「要是我家的竞宸去选,能有几分把握……?」端着茶杯喝口茶,王yAn微掩的双眼此刻所闪过的是一抹算计。 「六成。」若单纯只算路竞宸本身的实力。 再怎麽说,他才刚满20岁,身上还带着年轻人特有的冲动与执坳,对未来的憧憬固然是个卖点,但男人的沉稳内练才是不分男nV最隐X的x1引。 人就像瓶酒,初酿时涩中带GU呛,一口就冲人脑顶,後劲不足,反之久陈却是浓而不烈口、清澄无杂,当一口饮下只觉口中异常芬芳,不自觉多饮,後劲往往得靠多日排除,教人印像极深。 王杨苦笑,头不自往下侧偏以手指托靠着太yAnx与鹳骨「才六成!」好歹也要说个七、八成,权充安慰,不带这样打击人心啊! 听出王yAn的意思,宋稀依然笑而不答。 哭丧着张脸,王yAn直作揖拜托,只差没将宋稀当最灵验的神灵请求着。 这自天上掉下的r0U馅饼,王yAn可是眼巴巴地馋着想吃,可他又明白的很,那怕只想碰到饼皮也要看宋稀肯不肯点头帮他,更遑论品尝这块美食。 宋稀看了眼路竞宸,撇过头像是在考虑什麽,最後还是温温的开了口,说了句我会帮帮,便起身告辞。 这句帮听在王yAn耳中格外中听,随即要路竞宸开车送宋稀一程,宋稀倒也不矫情托委,人便跟着路竞宸下楼。

章节目录 6 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内停排着不少车辆,宋稀前头走陆竞宸随後跟上,两人的足音在空矿的场地内不断的被放大被延续,彷佛永远不会听到休止的一刻。 「宋先生。」陆竞宸猛然一喊,引得宋稀一身激灵回头,满脸满眼的莫名不解。 「我想争取CM,我想跟邓理一起工作,可以请你帮我吗?」话一旦起了头之後就能说的顺口,如今满脑都占满了邓理身影的陆竞宸根本毫无理X可言,总想着自己该怎麽做才能更加靠近对方的身边。 陆竞宸深信只要他有机会接触到邓理,久而久之,後者自然便会如他般Ai上自己。 目光无波地望向陆竞宸,男人低头弯腰向他恳求着,一头蓬松柔软的淡银发掩去了他此刻脸上所有表情,让谁也偷觑不了他的真实打算。 轻巧转回身,宋稀往前又走了几步来到一辆烤漆纯黑的保母车前,侧身伫立於笨重车T前的他,身型更显纤细单薄,只见他曲起食指节便往车门轻轻一敲,另一手则随X地往西K口袋内cHa去。 「上车再说。」 视若无赌宋稀不经意流露出的风采,尚未彻底回神过来的陆竞宸边不敢置信自己的好运,连忙打开车门请对方上车,自己却止不住嘴角频频扬起抹笑意。 陆竞宸那抹得瑟偷乐样,宋稀还真有点看不入眼,粗着声向他报了个地址,希望他可别再这样损坏他的好形象。 指尖规律地敲打着自己腿面,宋稀板起脸以再三感叹的口吻骂着陆竞宸「你这小子……到底是想要工作还是想追邓理,你脑袋里面还记得不能随便谈恋Ai的铁规则吗?真想一bAng子把你给敲傻了算了,有没有想过可能的後果啊!!」 蹙起的眉都呈现了完美的山型,宋稀总算明白陆竞宸并不是潜在资优GU而是地雷,踩中必Si。 「不被人发现就好了,本来我就不打算瞒着你。」陆竞宸也不知那来的自信,笃定宋稀就算知道了也拿他没辄。 脑里盘算着无数个防堵并毁灭陆竞宸演艺路的方法,不管那项到最後总是有所缺漏,掐人生路不难,就怕陆竞宸是那掐不Si的蟑螂。 「就算你不想帮我也无所谓,邓理我是追定了,那怕不能再当艺人也行,今天就当我通知你一声。」 宋稀心底咯噔一下,眼前这货绝计就是匹狼,不装不假,狼皮成天大喇喇地挂在大太yAn底下晒。 「我接受你的通知,威胁这事我也玩过不少,平时最不喜欢人威胁,有本事就自己去追,靠别人算什麽好汉。」脾气一起,平日温和友好待人的宋稀也不免动了肝火。 呵呵笑着,陆竞宸竟被宋稀的反应给弄笑了。 「有机会就要试试,时间可不等人,难道要像你一样孤身寡人,穷耗着?」一手左拐方向盘,语气语态度都显得轻松随X的陆竞宸早没了最初的冷默生y。 丢了个白眼,就算是大龄男子也是会心灵受挫,明明还没追到手,你一脸高傲啥。 本是天涯沦落人,相害何必多一句。 「没好处就想我帮你,你犯傻也不用这样明显,你签灿星几年?等等、前面街口我下车」指着到处都可见的小7作为目标。 「2年,保证我有3个广告、2个电视剧演出。」陆竞宸话一出,宋某人脸黑了大半。 广告是什麽内容的广告,至於电视剧又是演出那个角sE,小子你都没多问这样莫不关心可以吗? 培训班、你……上过嘛? 「上过,演技培训班,那课程也挺有趣,我不排斥自己以後当演员,再说,我长得帅不当演员也挺可惜。」对於宋稀说溜口的问题陆竞宸反应也很自然,一点也没有被冒犯的不快。 宋稀心底无b认同陆竞宸,脸皮俊丑是一回事,可对人一套套的纯厚演技可不虚,瞧他不就被骗的一愣一愣,想起不久前还对他抱持着好感的自己就想直往自己脑门上贴个蠢字。

章节目录 7 遇上陆竞宸这神敌,不用找到猪友就够他吃上一整壶,满心的後悔。 当朋友好过当敌人,宋稀屈服了,至少他还能安慰自己大权在握,主控由我「卖身吧!孩子!2年後就直接卖身给大爷我,当大爷专门使唤的小仆人吧!任劳任怨,榨乾你的一切。」 「邓理?」你会帮我追到他吧! 宋稀头疼咬牙,忿恨的嗓音从齿间挤了出来「只要不传出负面诽闻,毁掉你们的身价,我可以尽力帮你,你可别忘!我们可是互相帮助。」 「当然。」话落,陆竞宸彷佛已经看见铺向邓理身旁的道路正慢慢稳固。 数日後,陆竞宸不意外地听闻王yAn以欣喜若狂的语调告知自己被选中内定的消息,他知道,这算是宋稀对他释出的善意,而他之後也得同样做些什麽来回馈宋稀。 YAnyAn下感受着炙热,在这波热浪下工作简直就是彻彻底底的nVe人,连陆竞宸的脸盘上都不自觉喷出斗大的汗水,而他还算好的,其它人的汗都是用爆流的方式顿时都成了一个个活动瀑布。 虽然陆竞宸能躲在树Y下避日头,但打心底的躁意不仅让他觉得整身毛都毛燥了起来,再熬下去简直都快变r0U燥了! 虽然已经烦到眼神略带不悦,陆竞宸还是能保持基本的冷静,该背的词该走的位他早已熟记於心。 拿着随身小风扇散热,一脸焦躁的导演将全身陷入导演椅上,以无表情的Si鱼眼监督起在场所有人的工作进度,偶尔穿cHa着几句不耐的哀叹。 这麽热的鸟天气,是人都不想多待一秒,而他们这些没被厂商当人看的家夥们也只能m0m0鼻子,认了。 明明回棚做特效就可以Ga0定的小事,为了厂商临时起意想见到他所想要的真实而将拍摄团队全都拉到这大太yAn底下晒。 去他的,尼马真实,这市场上有几个商品还是从头到脚的没参水没动手脚? 导演怒不可遏地拿起一罐冰凉瓶装水喝着, 上头写着蓝底白字大大的天然矿泉水字样,一整个名头吓人,等他好奇地一转到後头原料注明处时却只看到小小的一排字,地、下、水……。 马蛋! 老子真要喝地下水,还不乾脆直接转开水龙头开喝了!至少还能环保节约省保特瓶。 都是些不省心的浑球。 「邓理呢?陆竞宸呢?准备好了就开拍,这该Si的天气,想烤Si谁啊!!」导演的不耐透过小大声公传遍了整个剧组上下,没人敢多吭一句,只是手里头的活计却忙得更快、更急,连一点也不敢多耽搁。 化好妆,在化妆师的殷切要求下努力不让自己流太多汗,一心想着心静自然凉的陆竞宸,只能用目光不住地往邓理身上看去。 两人一来就各自被带开上妆换衣,连一句最基本的寒暄招呼都说不上来,至此陆竞宸不免又向宋稀丢了个办事不利的怨目,宋稀对此表示不痛不痒,几乎视若无睹。

章节目录 8 被b的没法,宋稀随手取了罐冰水就往陆竞宸方向走去,自然地制造一个谈话的契机。 觑了眼宋稀,脸sE只差无好。 「孩子,先把眼前事给完成好,连基本都做不到还想跟我要奖品,这样可太贪心。」 轻轻地靠在陆竞宸耳旁,宋稀笑意盈盈地说着,一点也不温和的内容。 同样投以温和一笑「x1血鬼。」 「就Aix1你血,怎?不给x1啊!想想邓理。」 「x1x1x1,要不给你准备个x1管用?这样够诚意了吧!」 越过宋稀,打扮轻松惬意的韩式风格的陆竞宸与一身甜美俏皮日式打扮的邓理正式现身在布好景的拍摄现场里。 两人一强一弱、一静一动的互补外貌让导演自动吞回了不少最初的不满,还以为生手新人向来最不讨人喜欢,谁知道,他们两个稍整之後还能有几份看头。 提起JiNg神,让其他同龄的素人演员各自分成两方「 Action!」 两方人马先是相互叫嚣,表现出对彼此的不满,在引爆出最高冲突前一刻,一个稚龄小nV孩路过,歪着头以好奇的目光看着所有人,微嘟起的红唇衬着她可Ai的面容特别融化人心。 「葛格们,在玩什麽我也要玩。」nEnGnEnG的嗓音听在所有人眼中无疑是大杀器。 所有人一时间眼神热络交流,不知道自己该喷出什麽话来回应这个小小萝莉妹。 「3对3斗牛……。」陆竞宸以惯有的冷淡,简洁回覆小nV孩。 以红红的苹果脸,痴迷地望着陆竞宸,小萝莉可不会主动表示自己是绝对的颜质控,尤其野X冷酷,简直有没有这麽美好! 「cut!妹妹台词别忘了!」导演看对方还在熊孩子的范围中,特意宽容些许,就说熊孩子惹不得,熊起来b正规熊还熊气霸天。 「从接台词再来一次,Action。」 再一次,陆竞宸的表现也跟着b之前好些,表情也自然从容,更能听出语气里还多了一丝对小孩的包容与莫可奈何。 导演暗自点了点头,这才是他要的。 「可是天气好热,会中暑的,你看连我的熊熊都热到歪头了。」说完,小nV孩将背後背着的玩具熊给抓了出来,头歪着、舌头也不安份地挂在外面。 一副没被渴Si也会被晒Si的小模样,天知道填充熊会不会真被热Si。 「那……哥哥不斗牛,改、改斗舞斗歌。」邓理搔搔後脑勺,以甜甜的笑餍立刻补获了小nV孩的注目,原本坚持对陆竞宸不变的少nVAi恋,也悄悄分了几分给了邓理。 艾呦!两个帅葛格这样追着她狂刷存在感的事真是好害羞。 「cut!换熊道具、补妆。」场务急忙忙地拿了另一只跟小妹妹手上一样大小的熊布偶给她换上,主角两人更是彻底被梳装师给狠狠补妆一番,尤其在大太yAn底下不可避地晒出的汗水,千千万万不能让它入镜,一整个破坏美感。 眼见补得差不多,导演又扯开嗓子喊了声Action。 「可是、b起这个……。」小萝莉非常弃嫌地掏出自己的苹果手机,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江湖决斗更有趣,全3D华丽场景、爆破技能连发无限,团T组成大打变态等级BOSS、公会结盟城战保卫,C作简单易上手,人物角sE外貌随心所yu,江湖兄弟情、儿nV侠义胆都在这里萌萌哒!大热天里,不在冷气房玩这款经典手游,你傻缺啊!!」 最後小萝莉手握拳伸出食指单点着脸颊,另一只手则g着与自己做着同样动作的熊布偶,这次的熊布偶虽然头还是歪一边,但是表情俏皮,连舌头都吐的特别欠人扁。 「cut!」同样被晒得慌,导演有些有气无力的喊着,连大声公传出的音量都虚了点,以专业严谨的目光从头看过毛片一遍之後,觉得满意之後余,这才让手下收拾。 「外景场收工,辛苦大家啦!」 听到收工,剧场众人都欢腾不已,能逃过这烧人脏腑的热度真是老天保佑。 从头到尾一直站在导演斜後方的宋稀拿着冰冻过後的毛巾与瓶水往两人面前快步走去,瞧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多缓缓的模样就知道这热气忍得他们都快没意识了! 也不能怪他们,其他人都是短K搭短T,只有他们两人是“盛装”现身,还要求不能带汗出景。 「快、快、快,可别中暑了。」宋稀可没忘了他家的邓理身T属X可弱得很,一个没照料好肯定会发病给他看。 来不及照顾自己,陆竞宸直忙着替邓理开瓶盖好让他方便饮用,最後发现他脸sE泛白,却不只是妆底的白而是肤底透出的煞白,就连出汗水也是少的很。 心下一惊,伸手往他额上一量T温,竟也是热到惊人。 「怎麽了?」眯起眼,邓理不自觉地缩起了肩颈,语气带着疏离,彷佛对於陆竞宸善自的亲自不是很能接受。 发现邓理已经中暑,让围着他的两人都无心去发现他最直率的反应。 宋稀立刻快跑去开车,留下陆竞辰独自扶着邓理到停车场门口。 发现自己似乎反应过度,邓理默默收敛起自身的尴尬,意识到自己真得可能中暑的瞬间还真是头晕目眩,找不着北。

章节目录 9 宋稀万万没想到邓理真是说晕就晕,二话不说,抓起两人全往後坐塞填去,车上冷气更是直调最强,吹得整车玻璃都起了雾片。 感觉由极热转到至寒,这让陆竞宸冷不住打了激灵,将靠在自己腿上枕腿休息的邓理更内移去,若他就这样不小心滚到撞前坐车背岂不倒眉。 「退温你会吧!东西全堆在你脚边,你自己看着办,现在我可要专心飙车了!」淳厚的笑容不减,随之而来的是宋稀极进不要命的开法,闯h灯倒数很正常,连红灯也是抢闯的基本,号置表示在他眼中简直摆假,唯有不断抢快才是首要。 小路、贴前车尾,挤缝,无一不来,可偏奇的很,车子却一路很稳当,并没有所谓的狂停煞与擦撞。 让宋稀不要命似的开法这样一闹,车上脸白的不只邓理,连陆竞宸都跟着退白,他还真不知道,原来仅大他4岁的宋稀还是个深藏不露的赛车手,开起车来这麽豪放这麽不要命。 试图平静自己偷偷颤抖的指尖,被吓到的事,陆竞宸绝计是不会承认,装着自适的神情用x1管当成现成的点滴替无法顺利自己吞咽的邓里取水。 啊地一声宋稀欣喜喊着,自己总算从这下班大车阵中看到名为医院的建筑物就在不远处,顿时冲峰陷阵的心更为热衷。 最危险事物往往也还是最危险,没有限度。 陆竞宸默默替宋稀的开车技术作个点评,没理由同情起邓理竟然平时要忍受这个开车魔人的折磨,从未想过,或许、可能、不一定他也挺喜欢宋稀的开车方式,b坐云霄飞车还刺激呢! 嘤咽着嗓音微微睁眼转醒,邓理无意识地眯起双目虚弱地看着,似乎无法了解自己如今的处境,不过片刻,他又支持不住地转晕过去。 小小的转醒让陆竞宸悬着心总算又放下了几分,不再觉得x口太过空荡荡。 一转入医院急诊室大门,陆竞宸也顾不得什麽,立刻以公主抱的方式将邓理紧抱怀中便往院内冲去。 知道陆竞宸肯定会乐意帮他代为说明邓理的病情,宋稀现下也就不显慌乱,便恢复先前慢吞吞的步伐,下车关上陆竞宸来不及关上的後车门,即後又以gUi速将车驶入附设的停车场内。 玻璃门一开,往两旁退去的门扇顺带夹卷着刺鼻的消毒水与室内冷气一齐往宋稀面前袭去。 心里默默不满着医院内的空气他还是怎麽都习惯不了,定眸一看,果然在尚未来得及拉上绿sE布幕的床位上看到邓理,床位正好安排在角落处,可以担保到他不受过多的外物所扰。 始终噙着甜美微笑的护理师以软柔的语调安慰着陆竞宸,那怕後者一直摆着冷脸,她也甘之如饴,谁让他颜质这样高,如此逆天的帅,就算不理人些也不损害半分对他的好感。 抬手看看他腕上挂着的手表,黑底白sE数字的表面上指着现在正确的时分,只见那欢快奔跑着的秒针又滑过一整圈,护理师还是扛着笑容试图垂Si抵抗争取任何与美男深交的可能。

章节目录 10 「护理师小姐,那边好像需要你帮忙呢!你看、你看就是那边。」 明明没人找,宋稀还是能说的刹有其事,就像真有大批急诊病患一齐涌入,急需人手帮助。 嘴角不信地撇了撇,紧抿的唇挡住了yu说的话,末了,护理师还是乾脆转身走人。 打定主意,只要人还待在医院,她就有机会能吃到这块小鲜r0U,可不怕他跑。 「你演技挺别扭的。」陆竞宸可算开眼界了,这语调表情简直是照书念,只是宋稀没真失礼到拿出一本书摆着。 宋稀自嘲呵笑,要不是他演技无能又何必拐这麽大弯g起经纪人这累人的行当,直接去当艺人岂不好? 「我已经替邓理安排好新床位,等会就有护理人员会来帮邓理移床位,你低调点别让人看到。」 平时没啥交集的人,现在在病患左右跟前跟後嘘寒问暖,说没有点怪,谁会信。 无可奈何地嗯了声权充回应,陆竞宸心底着实有些闷得透不过气来。 「我会给你机会,你就别担心了。」看不过去陆竞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宋稀屈指弹了对方饱满的额头。 连小流浪狗都没他无助可怜,一双大眼承满着失望。 「先去美食街帮我买点我们要吃的饭,至於邓理就替他买个清淡的蔬菜粥就好,水果就挑水份多点的,最好挑红r0U西瓜。」仔细交待着陆竞宸采买事项,自认是哥哥辈的宋稀直接掏出一千让前者去买。 握着宋稀给的钱,陆竞宸很想反驳自己身上所带的钱足够他的一切消费,实在不用另外给他什麽,但是一接触到宋稀说一不二的顽固眼神,他立马沉默了,大不了等会再偷偷将钱塞回宋稀西装口袋里就好。 不一会,护理人员将邓理安排入住单人病房中,不算大的病房胜在安静且隐密X极高,能让宋稀好好照顾邓理不用分心去管是不是有被狗仔偷拍的可能。 向调整好医疗用具的护理师说声辛苦,宋稀随手发了短讯给陆竞宸好让他知道新病房的门号。 「为什麽要发讯给陆竞宸?不是有你看护我就好,他又不是我的经纪人。」闭着眼,浑身散发着柔弱气息的邓理语带不满的问着宋稀。 知道再瞒也瞒不久,宋稀倒也乾脆的坦白。 「他可喜欢你呢,为了你还不惜卖身求表现的机会,看在这点诚意份上就试试也好。」这理由连宋稀自己也无法信以为真,不过他就是被陆竞宸给缠到答应不是? 不满蹙起眉,邓理的沉默足以让宋稀汗颜,当初他可是表明了不能恋Ai的入社要求,今日坚守不住立场帮人的却偏偏又是他,一整个言行不一。 掀开眼帘,已然不怒不愠的邓理若有所思道「让我想想……不如你先将当初你跟他说的内容老实告诉我。」 宋稀可不敢半分遮掩缺漏,逐字逐句地照着脑中记忆说着。 大致听过,依然没有多大反应的邓理嘴里不断传出似嘲讽又似得趣的呵笑声。 让宋稀将床位摇起,直起上身坐着的邓理又恢复平日嘴角始终带抹笑意的儒雅青年。 「真是,谁让你是宋稀呢!要是别人,早让我给弄Si。」淡淡的语调、细微的音量全都让宋稀只隐约听见。 看着宋稀一脸的茫然,邓理这才又说了一边,只是内容却大大不同。 「这也不能怪你……不过我要不要跟陆竞宸在一起,还是要看他的诚心,等我跟他谈过再说。」 还想着陆竞宸怎麽会跟中邪似地巴着他转,原来是垂涎他,真不要脸。 这样一头热,就不怕一不小心就被热Si? 「邓理。」感动非常的宋稀只差没扑ShAnGchUaN人的那人,一直以来,他总觉得自己跟邓理之间似乎隔着什麽,导致他们总不能亲密像个好友或是亲人,现在,看到他里外一致的亲切友善之後,宋稀悟了,原来一切都是他的误认。

章节目录 11 「还连名带姓叫我,都这麽熟了,为什麽就不直接叫我小理就好?你不叫我小理我就不叫你稀哥。」 稀哥……嗯!有GU肚疼拉稀的错觉,不过看在他俩算是好不容易孵出友谊之花的面子上,稀哥就稀哥吧!只要他不多言,不熟的人说不定还会错认,以为他是非常带有韩风的“熙哥”。 「好吧!你就叫我稀哥吧!」连续不断地乾笑呵呵,宋稀只能用撇开视线,将Si鱼眼目转开。 「小理,你今晚得住院观察,有什麽换洗衣物要我替你拿吗?」宋稀可没忘了医生刚才的医嘱,想着既然他醒了,自己也可以趁这段时间去拿个什麽东西过来。 邓理睁着双水灵大眼一瞬也不瞬地看着宋稀,直瞅着後者,非到宋稀倍感不适时这才又收回目光,脸上还存着一丝可惜。 「刚刚才发现稀哥是个耐看帅哥,真是出乎意外。」以手托着下巴,邓理自顾字地喃语「衣服就稀哥帮我出主意买套新的让我换洗就好。」 乍看随意方便宋稀做事,其实邓理更防着让别人踏进他家,就算经记人也不行。 一个颔首,宋稀亦不多言,手中的艺人要求最基本的yingsi他还是会给予一定的信任。 「那、我先去帮你买衣服回来,在这之前你先好好睡一下吧!最近你确实太累,趁现在有空补补眠。」 不同於陆竞宸所属的小公司所能给自己旗下艺人的培训有限,他们让邓理所接受的内容与课程都是扎实又严谨,若是能按步就班进修,那怕只是普通的天份也能创造出一个具有一席之位的全方位艺人。 可惜,不是谁都能有耐心又有毅力的撑到最後一刻,中途宣告退出的多,多到连宋稀都习惯於不出口多加挽留或聆听各式可笑藉口。 意者来,不意者去,人生不就如此。 在阖上门板的前一刻,宋稀不经意的偷瞄了眼躺在病床上休息的邓理,那刻,他不禁想着,若他今天带领的人是天份颇高的陆竞宸,此时此刻又会作出如何的成绩来? 须臾,宋稀又再次失笑,自嘲怎能见到好天份就心动,人心还真是易贪啊! 怎麽不想想邓理好歹也是他一手拉拔大的孩子,为此,宋稀m0m0自己的钱包,打算买之前邓理看中的某牌新装当作赔礼。 ========= 漆黑的夜sE慢慢地侵蚀着每一寸光明,黑暗遮掩住邓理的美貌在这斗室之内,一门之隔的两处有着截然不同的sE彩。 门外,沐浴於走廊白光下的陆竞宸双手提着热腾冒烟正散发浓郁香气的食物袋迟疑着。 从门底的细缝中他可以得知邓理可能熟睡的事实,若他就如此冒然进入岂不在对方心中落下了冒失的坏映像, 他万万不能在攻略开始前就先替自己设下路障陷阱,让旁人看来,还不立刻获取一句:『你是有多欠nVe』的大负评。 轻轻g指敲门板,规律非常的咚咚声乍听之下颇有充当闹钟的意味。 片刻过後没人应声,陆竞宸不气馁的想着,或许是他敲的太缓和,或许、可能他能敲的再激烈一些就能x1引邓理的注意。

章节目录 12 以Maroon5-Sugar俏皮欢快的曲调,陆竞宸敲得激烈,敲得节律准确,敲得邓理不得不黑着脸来开门,满脸嫌弃。 恍若未见邓理的表情,陆竞宸像个老妈子一样不减热情地殷勤照顾着邓理,简直把前者当成易碎物般小心翼翼对待。 冷眼看着熬至稠密的米白粥品上漂荡着片片青翠蔬菜其中偶尔点缀金h玉米粒与褐h香菇片,光看就知道这粥能有多美味。 可惜,邓里对於陆竞宸所买来的东西就算再和他口味,还是看着提不起劲来。 自以为他是怕烫的猫舌,用附餐的塑胶汤匙勺起一匙最上层,如今已然冷却不少的汤粥,末了,陆竞宸还不忘吹了口凉气好让邓理更能轻易入口。 抿着嘴,邓理不打算接过去。 「听稀哥说,你喜欢我!为什麽?就算上今天,我们也才见两次面,彼此也认识不深,说喜欢也是有点勉强。」 「一见锺情的Ai情你信吗?我信,因为看到你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全身像是被细微的雷给麻痹穿透,满心满脑全都光想着你。」 让人以充满Ai意的言语所告白这绝非邓理初次,甚至次数多到他都已经有拒绝对方的惯例表情。 端着不感兴趣的脸,邓理悠悠道:「我不信一见锺情这种事,但是我喜欢有能力的人,想要追求我就要努力以赴。」……然後供我所用。 最後几句是邓理不说的重点。 乍听之下,像是在鼓励陆竞宸追求他,不过先决条件得要有能力才行。 未曾T会出词语其中的违合,陆迳宸忙不迭地点头附和「我一定会成为巨星,让你能直言不诲地接受我并向众人宣告。」 「我试目以待。」邓理轻声嗤笑,他可不会阻饶别人的作为,自然他也容不得旁人一丁半点的阻碍,说来他也是公平主义者。

章节目录 13 按照预计进度补拍後续CM内容,由於只是要表现出两人友好分吃一支双棍冰bAng并热衷於打手游的室内画面就已经足够,因此在场的剧组人员b起几日前要Si不活的鱼g样还要来得生猛许多,想必拜室内冷气大神的福,人人都端着张水润润的嫰脸。 嬉戏笑闹,展现出年轻人特有的不羁与Ai好新奇事物的特点,两人之间的相处也不像先前那般生疏。 「现在玩江湖决斗,就能免费吃冰喔!」邓理对着镜头投以灿烂笑容,含咬着的冰bAng的嘴还是能JiNg准发音。 听到邓理将结尾顺畅说出,剧组人员依然保持彻底的静默直至导演喊出收工,若不喊他,全场人都不敢乱动半分。 m0m0了下巴,导演似乎有些不满意。 「再来一次,结尾让陆竞宸说。」藉着大声公宣布他的决定,他想看看不同的演绎,若陆竞宸演的不好,他再转而回头选择邓理的版本,至多也不过浪费一些事先就规划好的预备底片。 又是一阵忙乱,道具组马上再换上新的冰bAng。 现场倒数喊完,陆竞宸也不急着说台词,先是爽快地啃咬了bAng身一口,随後痞气地缓缓说着:「现在玩江湖决斗。」一个短顿,眼神始终未移紧黏手上的萤幕不放「就能免费吃冰!」 最後陆竞宸索X将YIngbaNban的冰bAng往一旁搁置,彷佛b起能趋散酷热的甜美冰bAng,新上市的手游更能引出他的兴味。 「cut!收工。」没点明自己b较看中那一个演出方式,导演倒是乾脆收工,一脸急着赶下班、赶出门约会、赶找人求婚的三赶着急模样。 虽然没人说,宋稀与邓理都自觉不对劲,没理由地导演可不会因为闲来无事拍两个结尾放着。 想想,宋稀拨了通电话给那认识的厂商,算是先通通气,双台词双主角他还能接受,但邓理的戏份可不能少。 相较於一旁忙着处理的宋稀,邓理则是躲在树Y下,默默地看着陆竞宸对他大献殷情。